首页 男生 玄幻奇幻 炼狱之王涉川

第935章 染血昆仑

炼狱之王涉川 江黎林初绒 4626 2020-11-22 17:32

  此刻。

她想到一个恐怖的事实。

封印已解。

曾经。

段陌离无数次的提醒她,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解开封印,因为这封印,背后牵扯甚广,甚至干涉到昆仑道运,生死存亡,可段轻柔很不甘,明明解开了封印,却依旧失身。

她不由的恼怒。

烈焰到底怎么想的,为何会让这个男人随意玷污自己?!

不过。

事已至此,她无力反驳,只能加速回归昆仑,看看发生什么事件再说。

见她一副慌乱的摸样,江黎摇摇头,随即起身。

只是。

刚走一步。

却是步调轻浮,浑身噼里啪啦作响,金光大盛。

怎么回事?

江黎凝神。

却是惊骇的发觉,就在刚刚,他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直卡着不动的修为。

直接从地级巅峰上涨到虚境,甚至隐隐有种窥探实境的可能。

只是。

当江黎的实力越高,道经缺失部分对他的影响越强烈,如此,他放平心态,倒是意外之喜。

江黎上前。

搂住段轻柔险些坠落的身躯,道:“我帮你吧。”

“滚。”

“不用你来恶心我。”

“是谁说的,不屑碰我的,呵,男人,真是够了。”段轻柔鄙夷,很是讥讽。

江黎不以为意。

虽说。

他并没有那种大男子主义,但既然睡了,至少不能跟之前那般你死我活了,他倒是脾气缓和了不少,道:“也不看看是谁,刻意勾引?”

“你若意志坚定,纵使我为红颜祸水,丝毫能撼动你半分?”

段轻柔眼底泛起雾气,很是委屈。

“话虽如此,我又为何要意志坚定,毕竟,那一刻,你是烈焰,而非段轻柔。”江黎反驳。

这话就有点伤人了。

毕竟,烈焰的出现也仅仅瞬息,就算两人灵魂交融,更多时候,还是她在独自承受着。

如今。

三言两语将她撇开,当真是……够贱的。

段轻柔恨眼前的男日,更恨自己,却也未再坚持,而是任凭江黎摆弄,生无所恋。

她表明自己的目的,回昆仑。

江黎点头。

随即张开天之翼,冲天而起。

嘶。

嘶。

碧鳞青蛟仰天长啸,接着张开双翼,同样冲天而起,身形缩小成七寸小蛇,盘踞在江黎肩头,亲昵的拱了拱他的脸颊,很是激动。

“你要跟着我?”

江黎反问。

碧鳞青蛟点点头。

说来。

倒是有缘,既然如此,江黎也并未拒绝,而是道:“还记得你来时的路么?”

碧鳞青蛟点头。

须臾。

它指出一条路。

江黎顺着道路疾驰,直到日落月生,前方大泽滚滚,明月天涯,这是一处天辄,恐怖异常,连接这大势,地脉山川,镇压江河,滔天海浪,翻云覆雨。

“这里?”

江黎指着大泽。

怎么看。

此地都不可能连接着地球的。

可碧鳞青蛟既然从这里复苏,自然是有一定的可信度。

江黎做好标记。

如今,乾元事必,待他取回须臾花,便将彻底告别中州,回归地球。

“这是,昆仑龙脉?”

大泽前。

段轻柔皱眉,不可思议。

既然抵达此地,那边代表着离昆仑不远。

她即刻起身,目光激动,身体化作烈焰战神,疾驰而去,江黎随即跟随而上。

此刻的烈焰。

眼神有些冷淡,却少了一种隔离天外的差距感,这让江黎目光缓缓柔和下来。

对此。

段轻柔的意志恨的牙痒痒,恨不得拉出去揍他一顿都不解气,这混蛋。

一路上,两人的气氛倒是勉强和解一番。

虽说距离不是很远。

可当两人赶至昆仑山门时,已然是三天之后,而这三天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件。

昆仑。

飞雪神殿。

阴雨绵绵。

地面上,大量的残肢断臂起伏,远处,有几处宫墙坍塌,破败,腐朽,似乎经历了世间大战。

“不!”

段轻柔双目赤红,险些奔溃。

她步履蹒跚,一步步走向飞雪神殿。

每走一步。

都能遇到一位熟人,身首异处!

飞雪神殿已然崩裂,整个殿宇都被轰塌,碎石遍地,尸首横陈。

这一刻。

段轻柔想到之前的那一卦,飞雪倾覆,血染昆仑。

这是真正的血染昆仑。

此地。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何?

为何?

段轻柔压抑着,跪倒在地,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心口,压抑的喘不上起来。

怎么会?

只是数月不见。

曾经繁华的昆仑,落得如此下场?

难道,真与她解开封印有关?

若真是这样,她良心难安。

段轻柔在飞雪神殿的殿外发现段陌离的尸体,这是一处日冕,勾勒时钟,如今,段陌离的尸体被金色长矛钉在日冕之上,那血色凝固了许久,如影随行。

“父亲。”

段轻柔哭泣,满眼悲意。

她跪地,瑟瑟发抖,不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都怪我的,呜呜呜!”

这一刻。

失去了昆仑庇护的她,不过是一阶弱女子,仅此而已。

江黎伫立段轻柔身侧,叹息一声道:“节哀顺变。”

段轻柔却是不领情,猛然甩开江黎的手臂,一步步起身,怒斥道:“这一切,都怪你,若不是因为你碰我,昆仑还有时间的,何至于此,是你,毁灭了整个昆仑,我永远不会原谅你,永远不会!”

江黎知道。

此刻的段轻柔情绪激动,根本不听劝。

索性直接道:“就算如此,也要先让老人家入土为安吧,并且,你恨我没关系,但真正的凶手呢,难道就这样算了?”

“那是北域极光,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谁敢反……?”段轻柔怒斥。

“没有背景与靠山,北域极光想捏死我,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你以为我是谁,活的这么小心翼翼,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昆仑教,如今,昆仑覆灭,呵呵……”

段轻柔瘫软在地,双目失神,喃喃道:“我这一生,究竟是为了什么……?”

“背景,靠山,我给你。”

面对如此柔弱的段轻柔,江黎于心不忍,最终还是开口,许下承诺。

“什么?”

段轻柔不明所以,并未听清。

“我说,你无需畏惧什么,我来做你的背景,靠山。”

听到江黎的话,段轻柔笑了,笑了眼泪都流出来了,随即冷淡道:“你以为你是谁?救世主么?你以为,我会因此念着你的好?”

“江黎,我实话告诉你吧,你就是个混蛋,你根本就不配,不配!”

段轻柔咬牙切齿。

还未多说两句,就被江黎拥入怀中。

这一刻。

她闭上眼睛。

享受短崭的温存。

真的,好温暖。

好像沉寂其中,久久不能自拔,做个温婉贤淑的女人,可惜,她不能……

下午。

两人将段陌离安葬。

坟前。

段轻柔三鞠躬,正色道:“父亲,你放心,你的夙愿,女儿终其一生也要帮您完善,九泉之下,还请安息。”

两人回到飞雪神殿。

看着眼前几块破碎的流年镜,段轻柔道:“接下来,你我便分开吧,你要去赣州,而我,则需要前往北域极光,阻击神庭使者,就次别过吧,江湖有缘,再也不见。”

“好。”

江黎点头。

没有拒绝。

他并不担心段轻柔的安危,毕竟此刻的她已然觉醒烈焰意志,随时随地都可以重新开始。

段轻柔伸手。

柔光闪烁。

前方,大片游离的流年镜碎片起伏,接着汇聚,行成一道道光幕。

“左边其二,便是赣州门户。”

说完,段轻柔直接一头扎进正中央的门户之中,消失不见。

“就,不挽留挽留?”

无涯挑眉,有些诧异道。

“呵。”

“你以为,到了她这种层次,什么样的挽留,更具有价值?”江黎反问。

无涯沉思,想了想道:“也是。”

便不再多问。

江黎缓步走到左边第二道门户之前,一步踏入,霎时间,天地倾覆,星辰移位。

下一刻。

江黎的身影消失在飞雪神殿之中。

此刻。

远处。

一道血衣浮现,这是一位老者,年纪有些大,白发苍苍,手中拿着血色石碑。

他游离在昆仑山门,最终落在段陌离的墓地前,伸手,土质反转,整个墓地被挖开,内部空洞,空无一物,只有一段白色纸张,徐徐燃烧。

纸张上只得一句:计划正式开启,三月后,古战场见。

哗啦啦。

只是瞬间。

纸张飞灰湮灭。

血衣老者凝神,随即撕开天幕,隐了进去,消失在原地。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