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世 桃花美人愿

第一七零章 情愫暗生

桃花美人愿 诗雨如梦 4650 2021-04-08 21:09

  

  王韵壹简直肺都要气炸了。

这个臭小子,为何老针对自己?自己并没得罪他好吧?

素日一惯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儿。

今儿冒这么大的风险才进了宫,原本是想好好表现的,还得求太后祖母为自己做主。

怎地这死丫头也来了隆庆宫?也不知跟太后祖母说了什么,竟哄得她老家人这样明目张胆地偏爱。

太气人了!

更气人的是,旁边这臭小子专跟自己做对,故意拆自己的台…

“呵呵,这么说,全天下只有你最聪明了?”王韵壹转眼瞪着他,冷笑道。

卢绘庭伸出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口中连连道:“不不不,天下没有‘最’聪明,只有‘很’聪明、‘更’聪明而已。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嘛!”

王韵壹:你不跟我抬杠会死啊?

卢绘庭环着手,笑嘻嘻地看着她。

骤然碰触到他的目光,王韵壹有一霎那的恍惚。

这少年跟她以往认识的世家儿郎都不一样。

究竟哪里不一样呢?她一时又说不上来。

少年脸上的笑容明媚,如沐春风,张扬又充满自信,浑身散发出潇洒不羁的气场,一如山中肆意生长的白杨。

即便面对南晋朝最尊贵的太后,也丝毫没有收敛自己的个性。

这样的少年,无疑是很吸引人的。

王韵壹莫明地又脸红了,随之懊恼地跺跺脚,“狡辩!强词夺理!”

太后看着他俩的互动,心里不由大乐。

裕阳是她的女儿,为南晋朝付出良多。

当年若不是为了守城,也不至忽略了儿子,让他小小年纪便遭受病痛的折磨,母子分离了近十年,最近好容易才团聚。

所幸这孩子被易云大师教得很好。

太后自是存了补偿他的心思。

按说,给他娶个皇室公主也是应当的,但乔家包括宗室在内,适龄的女儿实在太少,即便有那么一两个,也算不上优秀。

裕阳子嗣单薄,太后当然希望这孩子能早早娶妻,早早生子,让女儿的晚年过得不那么遗憾。

“走!哀家今儿兴致好,你们陪我钓会儿鱼去。”太后道。

太后一声令下,小辈们哪敢不从?

自然都规规矩矩地准备好钓具,陪太后去后湖了。

后湖一如既往的冷清,但岸边的菊花此时正开得如火如荼,灿烂绚丽,为这秋日的午后注入了勃勃生机。

太后扫了一眼身边的三位小辈,装作不经意地问卢绘庭,“庭儿,你师父可是此中好手,你可学到他一星半点的技艺?”

卢绘庭没有直接回话,而是充满自信地向太后下了战书,“外祖母,您可敢与孙儿比试一番?”

太后一听乐了,呵呵笑道:“比就比!哀家难道还怕你个毛孩子不成?”

末了,四人很自然地分成了两队,骆凤羽跟太后一队,王韵壹跟卢绘庭一队。

约定以半个时辰为限,哪队钓的鱼多,钓的鱼大,哪队就是赢家。

输家要为赢家做一件事。

一向要强的王韵壹,这回竟然没有异议,很愉快地跟着卢绘庭去了旁边的另个垂钓处。

几名宫女原本要跟过去侍候的,却被太后的眼色止住。

骆凤羽心里不禁暗笑。

这个太后,还真是…可爱。

那边,王韵壹忍不住低声问他,“喂,你技术到底怎么样啊?我跟你说实话吧,太后祖母钓鱼可厉害了。”

“那,要不,我们也打个赌如何?”卢绘庭狡黠地笑道。

王韵壹一愣。

别看她出身世家,其实是个很没心眼的,不知不知觉就被这个见过大世面的小郡王绕进去了。

“赌什么啊?”王韵壹好奇道。

卢绘庭道:“赌什么都行啊。”想了想,又道:“要不,这样吧。我若输给了太后外祖母,我便为你做件事如何?”

王韵壹眨着眼睛想了想,好像自己不知亏啊,便道:“好啊。那你要是赢了呢?”

“你也为我做件事就成。”卢绘庭想也不想说道。

听起来很公平啊。

王韵壹当即道:“好,咱们一言为定。”

说话间,卢绘庭已熟稔地整理好渔具,顺手撒了一把鱼食到水里,尔后给鱼钩挂上了诱饵,再试着把长长的鱼竿伸进水里。

王韵壹像个小迷妹似的蹲在他身侧,眼睛巴巴地望向湖面,偶尔抬头,近距离地瞟一眼握着鱼竿的少年,很快又把视线移开,仿若不经意似的。

就在她第N次看向身边少年郎的时候,卢绘庭忽然扭头,与她的视线在半空中相触。

骇得王韵壹慌忙移开,谁知心慌意乱下脚下不稳,一个趔趄,身子便往前栽去,嘴里不由发出“呀”的一声惊叫。

她蹲的地方离水实在太近,这一栽无疑便会掉进湖里。

卢绘庭眼疾手快,迅速丢下鱼竿拉住了她。

许是用力过猛的缘故,这一拉便把她拉到了自己怀里。

小姑娘惊魂未定,瞪着大眼张着小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胸口一起一伏得厉害。

关键是两人贴得很紧。

今天已是第二次与这姑娘近距离地接触了。

之前在马背上,他还只是贴着小姑娘的后背。

这次却是贴着她的前胸,敏感地触到她胸前的饱满。

饶是卢绘庭听了不少别人的风月,但自己的亲身经历还是首次,顿时脸红得不行,忙一把推开她,胡乱地斥道:“你,你也太没用了,站都站不稳,看吧,都怪你,鱼儿都被你吓跑了。”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王韵壹低着头,声气弱弱地说道。

刚才那一瞬间的异样,让她的心到现在还“呯呯”乱跳个不停。

真是要命,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十六岁的姑娘,多少已知晓些人事。

在王韵壹的心里,这种感觉该是跟四哥哥一起才会有的,可如今却在另个少年的身上出现了?

这说明什么?

难道自己喜欢上他了吗?

不,不可能。

自己是喜欢四哥哥的,从小就喜欢,当四哥哥的王妃是毕生所愿…

王韵壹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觉得自己心里有鬼。

她的脸色阴晴不定。

落在卢绘庭眼里,以为刚才的事吓到她了,忙安慰她道:“没事儿。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掉下去的。即便你真的掉进了水里,我也保证能把你毫发无损地救起来,我可会游水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