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奇幻 大小姐不稀罕你们的财产

第二百二十五 有阴谋(二)

  

  陈曦微郁闷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男孩,的确是男孩,杨炎,昨天被扎了,今天居然上杆子来求扎。

“你看我昨天被你扎了,人好了不少,你今天再给我来几针。”杨炎觍着脸说道。

“陈小姐,是啊,少爷昨天一晚上都安安稳稳的,你再给他来两下,最近我们都累坏了。”助理觍着脸说道。

陈曦微摸摸额头,不是要找自己师父看病啊,怎么改自己头上,有阴谋?

“我那个是治标不治本,多扎对身体不好,还是找我师父吧,他能治本,我带你们去。”陈曦微果断说道。

“陈小姐,治本我们暂时不要求,你先治治标吧。”助理恳求道。

陈曦微无语的看着他们,不在理他们,管自己往前走。

杨炎和他助理一看,赶忙追上去,也不敢说话,就一直跟在她后面,小心翼翼的。

“微微小姐,他们这是干什么,不用怕,今天我带够兄弟,不会像昨天那样被欺负了。”文叔鼻青脸肿的说道。

跟在文叔后面的几个彪形大汉,一起上前拦住杨炎他们。

“误会,都是误会,我家少爷有病,听说陈小姐妙手回春,医术高超,这不是来求医。”助理陪着笑说道。

“这位大叔,昨天真对不起,这是我们的医药费,真对不起。”助理给文叔又是拿支票,又是鞠躬。

文叔本来生气的心情也好了很多,朝他摆摆手,不用给支票,自己也没什么大事。

陈曦微捂着脸,神特么医术高超,还妙手回春,这不是要找自己师父。

“行了,跟我来吧,我师父应该在诊所。”陈曦微对他们招招手,就做上车。

文叔开着车,带着杨炎他们一起来到诊所,张师父正在门口等她。

“师父,有个病人,你给他看看。”陈曦微指着杨炎说道。

张师父一看,也没发现杨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这个先生哪里不舒服,给我说说。”张师父和蔼的说道。

“我没事,就是想让陈小姐给我扎几针,我有钱,出多少钱给我扎几针。”杨炎开口说道。

张师父一听,就知道他是心神出问题,陈曦微应该是用安神的针法给他治过。

“扎针没啥用,还是吃药好。”张师父说道。

“吃药?我不吃,那么苦,不吃。”杨炎摇着头说道。

“我给你弄不苦的药,你要不要试试。”张师父说道。

“你们都就会骗人,哪有不苦的药,中药都苦。”杨炎坚决不同意。

“这样我让微微给你扎针,当然也要试试我的药。”张师父想了想说道。

“好好好,给我扎几针,我等不及了,再不给我扎,我要发飙了!”杨炎连连点头说道。

陈曦微一脸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师父,张师父点点头,让她先让他安静下来。

陈曦微掏出几根针,伸手在杨炎身上扎了几下,让他先安静下来,一直这么暴躁,对身体对其他人都不好。

杨炎被扎了一副很舒坦的样子,安心坐在座位上,乖乖的等着喝药。

他的助手出了一口气,今天已经折腾一天了,要不是还有理智,知道这是在国外,他少爷都要冲进学校去。

“来尝尝,我这药味道可好,甜的。”张师父端着一碗药出来。

一股子橘子味飘满屋子,大家闻着都提神醒脑。

陈曦微不由无奈的笑笑,就知道恶作剧师父,一定不会那么正经。

“挺好闻的,如果我以前吃的药都是这种味道,我早就吃了。”杨炎开口说道。

张师父端着碗,让他助手给他喂下去,他助手犹豫了一会,先找了一个勺子喝了一口,感觉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你真是死忠,这药也是你能吃的,不会死,就是今天晚上不用睡了。”张师父摇着头说道。

“啊,这,我不睡好明天怎么管我少爷!”助理郁闷的说道。

“对啊,他这病,没半个月是不会有起色的。”张师父说道。

“啊!那有没有快点的办法。”助理问道,“钱不是问题!”

“办法真没有,钱也不是问题。”张师父摇着头说道。

助理低着头想起来,只能让少爷多待一段时间,至少有一定好转才能回去。

“那就拜托你们了,我家少爷这几年太难了。”助理说着说着就哭起来。

张师父摸摸他的头,安慰他,这病比阿尔兹海默病还要麻烦,喜怒无常,不光是哄的问题,还有生命危险。

“行,就住这里吧,后面有房间,明天收拾好,你们搬过来。”张师父说道。

助理赶忙讲手下回宾馆去搬东西,今天晚上就能住,不用他们帮忙。

陈曦微要疯了,自己才是主人,居然没人问自己,就把人安排进来,这是什么节奏。

“师父,这房子。”陈曦微还没说完。

“我知道,可是他们住的是诊所的病房,所以听我的。”张师父说道。

陈曦微瘪瘪嘴,不想跟他们说话,都是坏人,明知道杨炎自己不喜欢,为什么还要这么安排,有阴谋!

陈曦微突然警惕起来,可是自己不是和霍大少已经被认定了,为什么会出来一个杨炎?

“微微,你快回去吧。这里交给师父了,你别担心了。”张师父慈祥的说道。

陈曦微看了看他们,尤其是后面进来的袁姨,她也是一脸慈祥的看着她。

总觉得里面有阴谋的陈曦微,怀着心事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袁姨和张师父看着陈曦微回去,都看向杨炎。

“你就老实交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袁姨严肃的说道。

“袁总,我家少爷真的来看病的,只是我们的代理人,说起陈小姐医术很好,所以我们就来找。”助理尊敬的说道。

“那就好,我也不想微微有什么事,如果你们敢对付她,我想就你们杨家的实力,还是不能和我们对抗的。”袁姨敲打他们。

“您放心,我们一定配合治疗,您放心,看完病,我们就回家。”助理点着头说道。

袁姨让他们快去准备地方,早点休息,就和张师父回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