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世 春临雪意迟

376 识相

春临雪意迟 酌颜 3289 2021-04-08 21:09

  

  “说实话,我也曾想过,皇后娘娘与柯师傅又是什么关系,直到瞧见那幅画,我才有了些猜测。”事到如今,有些事儿也确实没有必要再继续藏着掖着了,是该求个明明白白。

“柯师傅?柯尚明难道收了你为徒?”王皇后自然早就联想到了楚意弦那一手厨艺。

楚意弦摇了摇头,“那倒没有,这厨艺是跟着柯师傅学的,可柯师傅未曾收我为徒。”

“为何?难不成是怕连累了你?”王皇后挑眉。

“皇后娘娘对柯师傅倒是甚为了解。”楚意弦微眯眼,望定王皇后。

后者微微一笑,“很多事儿你既然已经知道了,便用不着这样话里话外地套本宫的话。柯尚明这人,虽然只是个厨子,可这性子里确实是有些不合时宜的侠义心肠。他曾经是个不错的朋友,倘若……本宫也不会与他走到那样的地步。也不知道在宫中重逢,究竟是他的不幸,还是本宫的。”王皇后神色微微一黯。

“皇后娘娘既然曾经当他是朋友,又如此了解于他,又怎会不知他的为人?他即便知道你的秘密,也不会将之宣扬出去,害你性命!”楚意弦面上笑容陡然消失,话语亦是为之一厉。

王皇后仍是容色淡淡,浅笑盈面,“也许吧!只是事关重大,本宫容不下那个万一,更不敢赌所谓的人性。”

“所以,皇后娘娘就要这样赶尽杀绝,甚至连柯师傅的徒弟也不放过?”

王皇后望着她,倏然一扯嘴角,“你是个聪明的姑娘,当知处于本宫这样的位置,看着风光,实则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便会坠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有些事……也是情非得已!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皇后娘娘莫要巧言为自己开脱,莫说旁人不会顶着这样大的秘密,还要进宫去求那个荣华富贵,即便真有不得已,换了旁人也未必就能如娘娘这般决绝,说到底,人与人……到底是不同的!”

王皇后深望着她,点了点头,“是啊!这个本宫承认,人与人之间,确实是不同的,譬如本宫与你,便是大大的不同。本来觉着你挺聪明的一个姑娘,谁料想你这骨子里居然透着这样一股子傻气,为了些下人,居然将自己陷入了这般的境地。”

“而且,这样开诚布公地与本宫将话摊开了来讲,你当真是傻到半点儿都不怕了?”

“怕什么?皇后娘娘既然与我开诚布公,那便是不打算让我活着离开此地的打算了,那么我说与不说这些事,会有差别吗?”

“你倒是个难得通透的,真是可惜了……”王皇后叹一声,可惜什么,两人都是心知肚明。

“不过……皇后娘娘应该不会立时要我的命吧?将我请到这里来,自然不只是因着这些皇后娘娘已经猜到了大半的往事吧?我怎么也该有些别的用途吧?让我猜一猜,与皇后娘娘今日屈尊降贵来此的目的有关吧?”

“你倒果真通透得很!”王皇后嘴里夸着她,可望着她的目光已是转而深沉,面上却还是勾着笑,“既然楚大姑娘是个明白人,那本宫也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楚大姑娘来本宫这里做客也这么些天了,你家里人怕很是担心了,楚大姑娘不妨写一封信,也好让家里人放心一二。”

“我若是不写呢?”楚意弦挑眉反问。

王皇后回以一笑,“楚大姑娘是聪明人,聪明人自当做聪明事儿!”

楚意弦虽然从不自认为聪明人,但却自来很是识相,因而,略一沉吟便是痛快地点了头,“好!我写!”

让人备妥了笔墨纸砚,王皇后就守在楚意弦身边,看着她写信,写完之后,又将那封信来来回回看了不下四五遍,应该是确定了楚意弦并未在那信里做什么手脚,这才勉强放下心来,将那封信折好,用信封装上,然后便是转过了身,迈步前也并未多看楚意弦一眼。

楚意弦也是不在意,反倒在她跨出门槛之前,笑着道,“我在这儿祝皇后娘娘得偿所愿,求仁得仁!”

王皇后脚步微微一顿,甚至脸微不可察地朝着身后侧了侧,到底是什么也没有说,便是迈步出了房门。

房门重新关上、上锁,楚意弦面上的笑容也随之深敛起。每日关在这房中,不见天日,可却也感觉到天气越发地凉了,今年燕京城的秋天,好似来得格外早,也凉得格外快,明明还是初秋,却已让人有肃杀之感了。

“多谢齐王殿下惦记,只是殿下贵人多事,小女之事就不劳殿下费心了,多谢!”不过短短几日,娄氏便消瘦苍白了许多,很是客气却也很是坚决地拒绝了上门垂询楚意弦之事,并且主动要帮忙的萧晟,将人送了出去。

萧晟在将军府门外站了一会儿,这才带着两分无奈,转身离开了。

谁知,才登上马车,走开没有多远,便听着严冽一声示警的警告声,“殿下,小心!”

紧接着,便是利矢破空之声,“笃”的一声,一支羽箭便是直直钉在了车厢上,尾端的白羽轻轻颤着,底下还绑着一只竹筒。

有几个侍卫已经去追踪放冷箭之人了,严冽亲自将那只竹筒取下,双手捧到了萧晟跟前。

萧晟望着那竹筒,双眸一瞬沉黯,抿紧着唇角,将那竹筒接了过来。

“怎么样了?”将军府内,自从送走了萧晟,娄氏便是在屋内不安地来回踱步,见得关涛恍若一阵风般从外头卷了进来,她也顾不得别的了,便是促声问道。

关涛略略一拱手,算作见礼,也不耽搁,很快回道,“就在方才,齐王殿下那头已经得到消息了,不过是冲着齐王殿下去的,并未提半句咱们两府。齐王殿下传话说,让夫人放宽心,他自会处理,一定将姑娘平平安安地带回来。如今这样的时候,咱们还是谨慎着些,若被那头的人察觉,咱们与齐王殿下一直保持着联系,那就是将咱们的底牌都掀了,那姑娘苦心孤诣的布局,只怕就全毁了。”

“她苦心孤诣?”娄氏咬了咬后槽牙,“什么都是她自作主张!若她在我眼跟前儿,这回非打断她的腿不可!”话放得够狠,可眼底的担忧却半点儿不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