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穿越之剑客美食家

第122章 我帮你整他

穿越之剑客美食家 玫之瑰 3588 2020-11-21 08: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穿越之剑客美食家OK书屋(www.okshuwu.com)”查找最新章节!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我跟你很熟吗?”柯洋厌恶地瞟一眼对方,眼中尽是不爽。

  “哪里哪里?好奇,纯粹好奇。”那人讪讪地说。

  调酒师送上那人要的酒,柯洋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眉头一缩,立即让调酒师给他调一杯血腥玛丽,那人挑挑眉,怪怪得看一眼柯洋。

  “血腥玛丽可不是一般人能喝的,听说喜欢血腥玛丽的人都是勇士,你果然不是一般人。”那人笑笑又说,“我们交个朋友吧!”

  “我不需要朋友。”柯洋立即回答。

  “哈哈,小兄弟你很意思,说话直截了当,快人快语,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那人对着柯洋举了举手中的酒,但柯洋并不理他。

  两人一时无话,各自喝着杯中的酒。那人的曼哈顿酒看起来不错,颜色是很鲜艳、很漂亮的橙红色,仔细看时会发现,它还透着威士忌特有的琥珀色,整体看起来清丽喜人,且香味浓郁。而那微苦略甜的口感,也使得它更加充满诱惑。

  那人慢慢地喝着杯中的曼哈顿酒,突然一抬头对吧台里的侍者说做个薯条送过来,柯洋瞟了对方一眼没有说话。柯洋心里还是很火大,一想到刚刚左斌理都不理他,转身走掉的样子就更加不舒服,心里拼命想着怎么才能收拾到他。

  调酒师很快调好血腥玛丽送到柯洋面前,柯洋把鼻子凑近使劲嗅了嗅,跟着四下张望,仿佛在寻找什么。侍者刚好把那人的薯条送到,那人立即把薯条推到柯洋面前。柯洋怪怪地看那人一眼,伸手取了薯条,插进血腥玛丽里面,再抽出来吃进嘴里。

  “你也知道用薯条蘸血腥玛丽,看来是同道中人!”柯洋咀嚼着薯条,闷闷地说,“据说曼哈顿酒是男人的鸡尾酒,口感强烈而直接,喝曼哈顿酒的男人都很man,但我却不喜欢。”

  “这很正常,曼哈顿酒是成熟男人喜欢的,你还年轻,不喜欢很正常。”那人说,“等你经历的事情多了,自然就会喜欢这种口感强烈而直接的酒。”

  “经历?我经历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但我还是不喜欢。”柯洋说,“别说我还年轻之类的话,谁规定年轻就不能经历很多事?”

  “小兄弟,你有很多故事,不妨说给我听听,也许我能帮你呢?”那人笑笑说。

  “帮我?怎么帮?”柯洋自嘲地冷哼一声,“得了吧!没人能帮的了我。”

  “那也不一定,你说出来听听,也许我能帮的上你呢?”

  “行啊!那你帮我杀了左斌那个垃圾。”柯洋又是一声冷哼。

  “杀人?”那人挑挑眉,“如果你真要杀人,我倒是还认识个这方面的人,只要你有足够的钱就行。但你确定吗?”

  “你认识杀手?”柯洋转头看看那人,“我当然确定,我恨不能马上杀了他。”

  柯洋拿起几根薯条,狠狠地插进血腥玛丽中,再抽出来狠狠地塞进嘴里,眼中尽发狠的神色。血腥玛丽甜酸苦辣的口感,狠狠地刺激着柯洋的味蕾。

  这位调酒师的技术不错,配料混合的很充分,番茄汁的味道很浓郁,伏特加似乎比其他地方的更多一些,因而口感更辣,且极其顺滑。胡椒粉的比例大约也更大一些,使得口感更加刺激,无论是舌尖还是牙龈,抑或该说是整个口腔,仿佛都在微微的颤抖着,有一种被无数蚂蚁啃噬的感觉。

  “你说他狗仗人势,意思是说他家的背景很可怕是吗?那恐怕要杀了他不太容易,而且,就算是顺利的把他杀了,那这杀手也很容易被找到。你这个单子恐怕别人不太容易接吧?!”那人说。

  “哼!那又怎么样?最多我再花多点钱,把那杀手的命一起买了。”柯洋狠狠地说。

  “这样吗?”那人耸耸肩、挑挑眉,一副很无奈又很欣赏的样子。

  “你朋友要多少钱?”柯洋继续发狠地说,“只要能杀了他,多少钱我都不在乎。”

  “这个我还真是不知道。”那人忽地举起鸡尾酒杯,把酒杯中的橙红色液体一古脑倒进嘴里,然后放下酒杯,用右手食指绕着酒杯底座来回画着半圆。“你真要杀了他吗?”

  柯洋没有回答。两人又陷入沉默,各自想着心事,柯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整个人懒懒地趴在吧台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忽而又直起身体,伸手取下那人酒杯中用来装饰的那颗樱桃,并把它扔进嘴里大嚼起来,那人看着好笑,不由自主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再给我来一杯Dry Martini。”那人突然对调酒师说,跟着又转头看向柯洋,“你要不要也来一杯?或者,你应该喝甜的,甜马天尼。”

  柯洋看看那人,再次趴在吧台,还是刚刚那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杀了他,他爷爷会难过的。”柯洋突然开口说道,“而且,我姐肯定也会难过。”

  “嗯!”那人点点头,“所以你只会骂他几句出出气?”

  “我能有什么办法?他爷爷对我那么好,我姐,我姐又那么爱他。虽然他不是东西,但我不能让爷爷为他难过,爷爷年纪大了,虽然身体硬朗,但毕竟也有八十多岁了,他要是有个什么事,那这个世上就再也没有对我那么好的人了。”

  柯洋突然感觉好难过,忍不住想爷爷要是我的亲爷爷该多好?这么一想,突然对左斌嫉妒到不行。

  “这样啊?那这也很简单嘛,不能杀了他,那就打他一顿,打到他痛为止。”那人提议。

  柯洋一顿,转头怪怪地盯着那人,直盯的那人心里发毛,脸上尽是尴尬的神色。

  “那个,我只是这么一说,具体还是要看你的。”那人讪讪地说道。

  “哪有那么容易?”柯洋再次直起身体,但随即又趴下,“他常年练习搏击,身上是有真功夫的,而且他身边还有好几个保镖,功夫都很不错。除此之外,他身边还有个人,功夫超高的,还懂得点穴这种功夫,想要打到他,还是省省吧!”

  “这样吗?”那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杀又不能杀,打也打不到,那干脆整整他得了,我帮你整他。”

  “整他?”柯洋仔细在心里琢磨一番,“怎么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