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校园青春 谁在花城落了泪

第900章 南宫燕飞的歉意

谁在花城落了泪 花落花痕泪 4329 2020-11-21 04:3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谁在花城落了泪OK书屋(www.okshuwu.com)”查找最新章节!

  南宫燕飞立正身子,看去青萱妈妈那张刻满慈祥笑意的脸颊,心中五味杂陈,“阿……阿姨……”

  青萱妈妈并没有丝毫责怪南宫燕飞的意思,反而对眼前的南宫燕飞的认真和痴情所打动。

  青萱妈妈看去南宫燕飞笑道,“呵呵,小飞,这两天真是辛苦你了!小萱醒了,你快进去吧!”

  南宫燕飞狠狠点头,目送青萱妈妈缓步离去。

  病房内,青萱环顾四周,好闺蜜苏香,俞可欣,好朋友马秋瑾,还有颇具绅士风度的万千少女男神花落城,然而,目光所及之处却是有些空洞和失落。

  青萱扭头看去苏香,忍不住开口问道,“香香,南宫燕飞,他……人呢?”

  “南宫燕飞?”苏香暗惊,“对啊,他人呢?”说着,苏香大步跑去门外,一把抓起南宫燕飞的胳膊,“喂,我说南宫燕飞,你还杵在这里当什么电线杆呢?小萱醒了,你还不赶紧给我进去!”

  南宫燕飞不知为何,也许是心有愧疚和自责,这才无脸面对青萱,扭扭捏捏中,被苏香硬是推进了病房。

  南宫燕飞立定,整理着衣装,尴尬的笑着,看着病床上的青萱,“嗨,小萱你醒了,我……我那个……”

  众人见状无不嗤笑,想不到平日里玩世不恭,张扬跋扈的南宫大少爷今日今时,怎么扭捏的像个姑娘?

  青萱也忍俊不禁的偷笑出声,“南宫同学,你跑哪去了?是不是又去做坏事了啊?”

  南宫燕飞摇头,“不不,我没有!”像个乖孩子一般。

  众人再次发笑。

  苏香识趣,拉起俞可欣跟青萱道别,“好了小萱,你俩慢慢聊,我跟可欣先回去了,拜拜”

  马秋瑾也自然明了,“小萱,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青萱点头,“嗯”

  马秋瑾路过南宫燕飞,忍住笑意故作气问,“南宫燕飞,你没事吧?”

  南宫燕飞诧异,“我没事啊!我……我能有什么事!”

  “呵呵,那谁知道!”说罢,马秋瑾嗤笑着走出房间。

  南宫燕飞莫名其妙的溜去一眼马秋瑾,随即看去青萱,眼底温柔笑意顿显而出。

  青萱示意床边的椅子,“过来坐吧”

  南宫燕飞点头,走去床边椅子坐定。

  病房外,罗宋缓缓拉上房门,深呼口气,“哎,终于等到个好的结局!真是羡慕啊”

  沈卫东嗤笑,“呵呵,行了,别羡慕了,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走吧”

  “去哪?”

  “当然是去吃饭了啊?你觉得这里还有你什么事吗?”

  罗宋摸起大肚子,提步跟去。

  病房内,青萱靠坐床头,浅浅而笑。

  南宫燕飞则略显尴尬和无言以对。

  二人静坐片刻,空气又堆积的让人压抑不堪。

  南宫燕飞终于鼓起勇气开口,“小萱,对不起,我……”

  “南宫燕飞”,青萱打断南宫燕飞的歉意,说道,“你不欠我什么!是我欠你的!我不应该恨你!你没有错,错的是我!”

  南宫燕飞急道,“小萱,你别这么说!我……”

  青萱再次伸手,“南宫燕飞,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看着青萱笃定的双眼,南宫燕飞点头,“好,你说”

  青萱浅笑开口,“你有恩于我家,是你的帮助让我家走出困境!也是你的陪伴,让我度过了我童年中最难熬的那个秋天!你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恩人!这份恩情我永远都不应该忘记!而我,却对你心生恨意,是我不对!即使你对我隐瞒了什么,我也不应该怪你,也许,那些本就是我所得不到的东西吧!”

  看着青萱笑意昂扬的脸颊渐渐暗淡,南宫心急如焚,急忙致歉,“不,不是的小萱!你千万不能这么想!我帮助过的那点小事,阿姨已经还给我太多了,早就还够了!那点钱,不用再还了!你让阿姨留着,照顾好身体就行!”

  青萱摇头,“不是的南宫,在我这里,该还的必须还!容不得随意抹去,能随便丢掉的,都不配被珍惜,也就没有意义!”

  南宫燕飞点头,“好,你可以还!但是我对你……我对你的爱意是真心的,一点不假,从不敢欺骗……”

  青萱摇头,“南宫,你怎么比我还傻!别太固执了,我不值得你这样做,你会找到那个合适的人,她真的不是我,你就别在我这浪费感情了,何况……我现在怕是也不需要什么情爱了……”

  南宫燕飞急道,“小萱,我懂!但是你也不用劝我!我也不会逼你!感情的事,当然要看心情了,如果跟我在一起你不能够快乐,那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让你开心,快乐,永远没有悲伤!”

  看着南宫燕飞炽热的双眼透满光亮,青萱忍不住暖暖笑起,“呵呵”

  南宫燕飞也随之轻松一笑,释放出心中一抹压抑。

  青萱看去南宫燕飞,深深相望,“南宫,还是要感谢你,要不是你,我怕是会死在无人谷中……”

  南宫燕飞忽而僵住笑意,凝起眉心,满心愧疚,“小萱,你别胡说!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这件事也怪我,我没有保护好你!就是我害了你!”

  “南宫,你别自责!下谷是我自愿的,跟你没有关系!还有,骆瑶卿被一条不知名的蛇咬了,也是我自愿帮她吸出蛇毒的,你也别怪她!”

  说到这,南宫燕飞更加急迫,担忧之色顿显,上前一把抓起青萱的手,“小萱,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能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全去冒险?你要是出了事,阿姨该多难过啊!”

  青萱并没有抽出自己的手,而是任由被南宫燕飞紧握,她能感觉到南宫燕飞温暖的双手间那股炙热,伴随着丝丝微颤。

  青萱苦笑,“没事的!我吃了草药的!不过奇怪的是,那条小蛇真的是没有毒的,可是又为什么会中毒呢?”

  南宫燕飞突然一把抱住青萱的身子,言语激颤,“小萱,以后你能不能不再冒险!能不能好好保护自己!你要是不能就告诉我,让我来保护你好吗?你昏迷的这两天,大家都很担心你,我也很担心你!我……我怕你会一直昏迷不醒……我怕我……再也没有机会看见你笑……”

  南宫燕飞越抱越紧……

  青萱在南宫燕飞的怀中一时呆愣……

  耳边,是南宫燕飞透满担忧之色的言语,一字一句冲破自己的心房,直叫青萱逼红了双眼……

  病房外的玻璃窗后,花痕泪静静的看着房间内,南宫燕飞和青萱相拥而泣,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相思泛滥,互诉衷肠。

  花痕泪眼底失落,脸色无光,提步离去,门把手上留下一束白色郁金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