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医妃倾城之璃王宠妃

医妃倾城之璃王宠妃 生生叹 5020 2021-05-04 09:2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医妃倾城之璃王宠妃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洛锦带着秦云一落地,身侧已经有了许多被这浓烟和箭羽逼出来的百姓,她本不是多事的人,就欲带着秦云离开,眸子无意一瞥,就见到自己身前不远处,一青衫男子被诸多黑衣人以剑围着,她瞧那青衫的人背影有些熟悉。

  尚未回生,便见萧黎已经率先快步走至了青衫身侧冷声道“诸位追了我们一月,还真是锲而不舍。”

  洛锦回眸看向身侧的秦云出声道“怎么回事?”

  秦云挠了挠自己的头道“那些黑衣人是青云阁的人,他们阁主受了伤,想要请路公子治伤,路公子同青云阁的事,您也知道,自是不愿,后来路公子为了不拖累我喝师兄,便让我们先行离开,倒是没想到那些人那般执着,竟然是直接追至了这里。”

  洛锦拍了拍她的肩道“我知道了。”然后便缓步走至了萧黎身侧,将他护在身后冷声道“诸位便是这么请人的吗?”

  她话音落下后不久,一道柔柔的声音响起道“洛谷主说得是,是我们唐突了,还不快把剑收起来。”

  洛锦见一着水绿湘锦裙的女子缓步走了出来,女子又这一双很好看的眸子,那眸子好似可以说话一般,抬眸看向了她柔声道“洛谷主,求你救救我家公子,”

  洛锦侧目看了眼路青,他神色无恙,但垂在身侧紧闭的手,却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很显然他并没有他此刻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洛锦正欲说话,却见面前的女子突然从怀中摸出了一块碧绿色的玉佩轻声道“昔年这玉佩主人曾说,日后若有求,可拿着这玉佩到神医谷,不知这承诺是否还有效。”

  萧黎瞥见那玉佩时眸子一惊,抬眸看向洛锦,却见洛锦身子一怔,她缓步走向那女子,颤抖地从那女子手中接过玉佩,暖玉温暖,似乎是有丝丝力量通过暖玉传给她。

  “带路。”同时转身看向洛烟“阿黎和阿云的医术也不差,便由她们先替我去南岳,之后我会去南岳皇宫的。”言必便要欲跟着那女子而去,手腕冷不妨的一紧,侧目看去见是容珏不知何时已到了她身侧“皇兄说,你是北岳的恩人,要我保护你的安全,本王同你一起去。”

  说完,又看向那女子“不介意多一个人吧!”

  女子立即摇了摇头,转身离去,洛锦满是歉意地看了眼路青随即跟了上去。

  萧黎等看不道他们的身影时立即道“路公子,那枚玉佩是老谷主的贴身玉佩,师叔自小被老谷主养大,后来老谷主突然失踪,之后便传出他身殒的消息,这些年来师叔一直在找杀害老谷主的人。”

  路青微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老一辈的恩怨本就不该由小辈来承担,但我到底还是无法忘却那些事。”

  萧黎何等聪明之人,当下便明白了其中缘由,路青是故意引他们来北岳的,他本就打算请师叔治病。

  路青侧目看向一侧着粉衣的人道“姑娘何时去南岳?”

  洛烟愣了愣,倒是一侧的洛青反应过来“三日后,本宫瞧公子来得匆忙,可有下榻之所,若是不嫌弃,可与我们一起。”

  路青不喜与不熟的人一起,正欲回绝,却见萧黎率先出声道“我们来得匆忙,尚未寻下榻之所,便有劳公子了。”

  洛青自是乐得开心,看向一侧的容羽轻声道“三日后,巳时,城门口见。”

  容羽微点了点头,便目送他们一行人离去,看向一侧的苏晚,她面色惨白,心中满是疼惜之色“晚晚,方才可是吓到你了?”

  苏晚心中想得是,方才那箭羽怎么没把洛锦给射死,但开口却是“太子殿下,我没事。”

  她一定要努力抓紧容羽的心,只有这样,她才能摆脱如今这个低贱的身份,她这个身份,说得好听一点,是丞相府大小姐,但京都谁人不知,她之所以会是大小姐,不过是因为洛锦的母亲离开了苏府,且她随了母姓。

  洛绯即便在不受宠,她也是公主,反观自己的母亲,不过是个卑贱的婢女,苏林有多喜欢洛绯,别人不知道,她和母亲却是知道的。

  容羽见她身子都在抖,她自小善良,今日必定是被吓着了,随即满眼心疼,柔声道“晚晚,我先送你回府。”

  “好。”苏晚轻声道。

  ==

  马车内,洛锦满脑子想得都是这女子怎么会有老谷主的玉佩,当年师傅将她带回神医谷,虽收了她为徒,但在谷内的日子却很少,后来他身重剧毒回到神医谷,老谷主倾其所有,都未治好他的伤。

  也是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师傅是老谷主的爱子,老谷主痛失爱子,便将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了她身上,抚育她长大,是以她虽和萧黎、秦云都是师傅的弟子,但却是老谷主亲自栽培的,所以她们也总是唤她一声师叔,后来老谷主收到了一封信,便留下谷主令牌给她,之后便离开了,在之后便是江湖上传出的老谷主已逝,却连尸首都未曾寻到,前世她穷尽一生,都未寻到老谷主的的遗体,今世既然有了消息,她定是不会放过的。

  “嘶”手掌间传来的痛感让她被拉回了思绪,抬眸看去,见是容珏正小心替她解开秦云替她系好的丝帕。

  容珏听得她倒抽一口凉气,眸中闪过丝丝心疼“可是疼得紧,我小心一些。”

  言必,手上动作越发轻柔起来,小心替她解开丝帕,幸好那些碎片之前秦云已经清理了,他小心替她上好药,甚至还对着伤口轻微呼出而来几口热气。

  洛锦被他这般动作给逗笑了“殿下莫非是当我是一个三岁稚童。”

  虽是如此,但他呼出的那几口热气似乎是减少了几分疼,容珏小心替她包扎好,一双眸子盯着她看了半晌,终是什么都没说。

  洛锦被他的眼神一触,两人相识还不到一月,他这段时间以来每次看着她,都会露出这种若有所思的样子,忽然,一个大但的想法在她脑海中浮现,她这般想着,便也开了口“诀哥哥!”

  洛锦很明显的看到容珏身子微震了一下,面上满是不可置信地望着她。

  “珏哥哥,我是锦儿。”诀哥哥是她前世有一次和他一起被人追杀,受了重伤,彼时两人身上都带着伤,她的伤口沾了水,发炎,致使她高烧不退,她烧糊涂时稀里糊涂的喊了一声‘珏哥哥’,后来她伤好了,每次她有意调戏他时,便会唤他这个称呼。

  若容珏方才还是不确定的,听着洛锦又唤了自己一句,心下顿时一喜,他长臂一捞,便将她捞进了怀里,锦儿,是他的锦儿,本以为自己重生一世,已经是老天爷开恩了,天知道一月以前他睁眼,发现自己在去往神医谷的马车上时有多开心。

  他是用了多大了制止力,在神医谷见到洛锦时,才没有将她揽进自己怀里,那时对于她突然退婚他还迟疑了许久,但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她的锦儿竟然会重生。

  洛锦被容珏捞进怀里,鼻尖嗅到他身上淡淡的兰花香气,便知他同自己一样,也是重生了,幸好老天爷给了他们一次重来的机会。

  容珏抱洛锦抱得很紧,仿佛要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里一般,过了片刻,他在她发间落下了一个极轻的吻,然后放开了她。

  之后他牵着她未受伤的右手,肉眼可见的开心,洛锦把玩着他的手指,只觉得连日来的阴霾,都被和他重逢的喜悦给冲散了。

  “你为何不早告诉我?”容珏眸子里有些许恼怒之意。

  洛锦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出声道“你不是也没告诉我吗?”

  容珏看着两人交握地手盯了片刻后沉声道“这种事情太天方夜谭了,我说出来怕你不信。”

  洛锦点了点头道“若非自己亲身经历这一遭,说出去,谁会信呢?阿珏,既然重来一世,你有何打算?”

  她没有在唤他珏哥哥,而是唤了从前的称呼,容珏听着她那句阿珏,指尖触到的暖意,都在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不在是他做的梦。

  容珏默了片刻,柔声道“从前我被仇恨蒙蔽了双眸,如今只愿为北岳寻一个合适的君主,之后便随你一同回神医谷,可好?”

  洛锦闻声轻点了点头,她早便做好了准备,若是他决意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她便陪他一起,若是他决意归隐,她也定然是陪他一起。

  ==

  五日后,两人到了青云阁,青云阁坐落于一处陡峭的崖壁里,没错,就是修在一处峭壁间,洛锦和容珏在最后一处落脚的小镇被带他们而来的女子以黑布覆眼,两人被搀扶上马车,又坐了半个时辰马车才到了目的地,后来便被人搀扶着上了数极阶梯,直到进了青云里,这才被人取下黑布。

  “见过云姑娘。”身侧偶有三三两两身着青色长衫的男子走过,见着洛锦身侧的女子侧身行了行礼,满脸尊敬地看着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