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山涧之三教九流

111、事了扶衣去,深藏功与名!

山涧之三教九流 人间烟火 4121 2020-09-15 03:59

  柳沧海并非是第一次用梯云纵在悬崖峭壁上行走,但却是第一次使用梯云纵的时候抱着一个百来斤左右的人,巨大的重量让他一时间没有控制住力道,直接往悬崖下面掉了将近十来米,不过他这段时间修为精进了很多,两脚点在悬崖石面凸起来的地方借力,身子像是在爬直梯般蹭蹭地往上走了七八米,然后再次从悬崖凸起来的地方借力,身子再次借力蹭蹭地往上飞升了七八米。

“天呐!我没有看错吧!他居然抱着一个人从悬崖上面爬上来了!”

“这哪是爬啊!这明明是走啊,这么陡峭的悬崖,就算是身上系着身子,想要爬上来都很困难,更何况他手里还抱着一个人!”

“这还是人么……,这飞檐走壁完全超出人类的极限了啊,就像武侠小说里的绝世高手一样,难道传说中的武林高手真的存在么?”

……

围观的人一个个都惊呆了,有的捂着嘴满脸难以置信,有的目瞪口呆像是石化了一般,有的震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一秀和尚知道柳沧海的拳法很不错或许会点轻身法门,但是却没料到柳沧海的轻身法门竟然这么高明,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震惊之情。

柳沧海则两脚再次借力,带着苏红丽从悬崖下翻飞上来,越过围栏稳稳地落在地面上。

苏红丽本来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可却有一人仿佛从天而降,宛若神人般带着她从悬崖上直接走上来了!

张东升脸上的皮肉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但随即是一片狂喜的样子,满脸感激地对柳沧海道,“谢谢!谢谢你救了小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我们会报答你的!”

柳沧海从一秀和尚手里拿过衣服穿好,淡淡一笑,“小事!咱们走吧!”

一秀和尚唱了一声阿弥陀佛也跟着柳沧海下山了。

两人看似在走,但实际上却比平常人跑还要快,而且还能够巧妙的避开路上的行人,转眼间就消失了。

山顶上的人还在回味柳沧海刚才跳到悬崖下救人的一幕。

“事了扶衣去深藏功与名,拥有神秘莫测的本领,还做好事不留名,金庸古龙小说里的大侠也不过如此吧!”

“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从悬崖上漫步上来娶我的……”

“以前看魔术师表演魔术,魔术师总会在表演节目前说一句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可即便是他说了,谁都知道魔术是假的,但是刚才那人虽然没有说,可是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刚刚见证了一个奇迹!”

……

神秀和尚和柳沧海已经走到了半山腰,回到了岳麓山寺,神秀和尚虽是南岳寺的高徒,但毕竟是个年轻人,也没有多少经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神采奕奕,“柳居士,你刚才救人的身法实在是太厉害了,有点像武当的梯云纵,不过据我所知,即便是在武当的年青一辈中能做到你这样的一个都没有!着实令小僧震惊啊!”

柳沧海淡淡地笑道,“我这只是些野路子罢了!”

神秀和尚大笑着道,“哈哈,柳居士,你这野路子已经远远强过人家的正统了!”

傍晚。

两人在斋堂吃过晚饭之后才分开,尽管两个人只认识一天,可是却仿佛是多年的挚友。

神秀和尚分开的时候还依依不舍,想和柳沧海同床夜谈,只是不过被柳沧海拒绝了。

柳沧海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回味和一秀和尚谈论的佛经的内容,再仔细琢磨自己之前的一些领悟,对佛教经意中的一些理解就更上一层楼了。

“检测到宿主佛法静进,佛教传承之门已开启!”

柳沧海耳边出现系统的提示音,三教九流之门出现在他眼前,最上面一排唯一没有开启的佛教传承之门缓缓打开,门内绽放出万道佛光,有一尊巨大的佛像出现在门内,随即巨大的佛像消失了,门内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没想到佛教传承之门这么快就开启了!”

柳沧海淡淡一笑,理论上他估计需要再专研半年以上的佛经,才有机会开启佛教传承之门,但他今天和一秀和尚论经,就直接让他开启了佛教传承之门,可见伴侣对修行的重要性。

踏入佛教传承之门。

体验人生中。

柳沧海父亲早亡,家境贫穷以卖柴为生。

一次。

柳沧海卖柴回家的路上听到有人读诵《金刚经》,听到“因无所住而生其心”时,便萌生学习佛法之念,便去黄梅双峰山拜谒五祖弘忍。

弘忍见到柳沧海,便问道﹕“你是哪里人?来这里求取什么?”

柳沧海双手合一虔诚地回答﹕“弟子是岭南人,来到这里不求其它,只求“作佛”。”

弘忍听后问道﹕“你是岭南人,哪里能“作佛”!”

柳沧海回道﹕“人有南北之分,“佛性”并无南北之分。”

弘忍本来没打算收留柳沧海,但这非凡的志向让弘忍刮目相看,决定收留下柳沧海,并且从柳沧海的俗家名字中取了沧海两个字当法号,为了不引起众人的注意,就安排柳沧海随众劳动,在碓房舂米。

柳沧海乐于从命,没有怨言终日舂米,干得甚欢。

弘忍大师当时开坛讲学,手下有弟子五百余人,其中翘楚者当属大弟子神秀大师。

神秀也是大家公认的禅宗衣钵的继承人。

弘忍渐渐的老去,于是他要在弟子中寻找一个继承人,所以他就对徒弟们说,大家都做一首畿子(有禅意的诗),看谁做得好就传衣钵给谁。

这时神秀很想继承衣钵,但又怕因为出于继承衣钵的目的而去做这个畿子,违法了佛家的无为而作意境。所以他就在半夜起来,在院墙上写了一首畿子。

身是菩提树,心为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这首畿子的意思是,要时时刻刻的去照顾自己的心灵和心境,通过不断的修行来抗拒外面的诱惑,和种种邪魔。是一种入世的心态,强调修行的作用。

而这种理解与禅宗大乘教派的顿悟是不太吻合的,所以当第二天早上大家看到这个畿子的时候,都说好,而且都猜到是神秀作的而很佩服的时候,弘忍看到了以后没有做任何的评价。

因为他知道神秀还没有顿悟。

而这时,当庙里的和尚们都在谈论这首畿子的时候,还在厨房里的一个火头僧柳沧海听到了。

柳沧海当时就叫别人带他去看这个畿子,柳沧海由于从小家境贫寒没有读过书,是个不认识字的文盲。

他听别人说了这个畿子,当时就说这个人还没有领悟到真谛啊。

于是他自己又做了一个畿子,央求别人写在了神秀的畿子的旁边。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他这个畿子很契合禅宗的顿悟的理念。是一种出世的态度,主要意思是,世上本来就是空的,看世间万物无不是一个空字,心本来就是空的话,就无所谓抗拒外面的诱惑,任何事物从心而过,不留痕迹。

这是禅宗的一种很高的境界,领略到这层境界的人,就是所谓的开悟了。

弘忍看到这个畿子以后,问身边的人是谁写的,边上的人说是柳沧海写的,于是他叫来了柳沧海,当着他和其他僧人的面说:写得乱七八糟,胡言乱语,并亲自擦掉了这个畿子,然后在柳沧海的头上打了三下就走了。

这时只有柳沧海理解了五祖的意思,于是他在晚上三更的时候去了弘忍的禅房,在那里弘忍向他讲解了《金刚经》这部佛教最重要的经典之一,并传了衣钵给他,然后为了防止神秀的人伤害柳沧海,让柳沧海连夜逃走。

于是柳沧海连夜远走南方,隐居十年年之后在莆田少林寺创立了禅宗的南宗。

而神秀在第二天知道了这件事以后,曾派人去追柳沧海,但没有追到。

后来神秀成为梁朝的护国法师,创立了禅宗的北宗。

……

月上中天。

柳沧海退出了体验人人生。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