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攻妻入怀:厉少老婆要乖乖

第三百零一章 一定会幸福的

  

  庞长泽脸色瞬间再度阴郁下来,他站起身,追着宁颖珊出去:“珊珊,等等!”

宁颖珊却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庞长泽直接追到了马路上,一把拉住了宁颖珊的手腕,定定地看着她:“珊珊,我们两个之间真的是一点情分都没有了吗?”

宁颖珊冷漠地挣脱开他的手:“我以为,在你第一次对我和我的孩子下手的时候,我们之间就没有那所谓的情分了。”

庞长泽目光黯淡下来:“珊珊,我从前为了得到你,或许确实是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可是现在我知道后悔了,真的不能最后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宁颖珊冷笑一声,用力把他的手从自己手腕上掰下来,不想再跟他说些什么了,正好绿灯到了,便径直离开,不再回头。

庞长泽看着她的背影,神色不断变幻,最终定格在了一抹狠厉上,他三两步追上去,袖中似有锐光一闪而过,眼见就要逼近宁颖珊,余光却忽然发现了什么……

“珊珊小心!”宁颖珊听见这句话在她的身后和马路对面同时响起,下一刻她就被身后的人猛地推了出去,随即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碰撞声,她稳住身子,转过头,身后的庞长泽已经被那辆突然出现的跑车撞飞,生死不知!

那辆跑车上下来一个人,竟然是浑身血污,看上去无比狼狈的刘娟娟,她看着被自己撞飞的庞长泽,面色惊恐,可看到还站在一边的自己时,她的脸色又瞬间狰狞了起来,不顾一切地要冲过来!

好在马路对面的厉靳言这会儿已经赶到了,他挡在宁颖珊的面前,刘娟娟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三两下就被制伏了,然后被厉靳言带来的人按在了地上,厉靳言又转向宁颖珊,紧张万分:“珊珊,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宁颖珊还有些惊魂未定,忽然想起什么,又赶紧跑过去:“庞长泽!”

庞长泽被刘娟娟撞飞了好几米,这会儿已经是奄奄一息,宁颖珊顾不得他身上的血污,赶紧将他扶起来,他半眯着眼睛,抬起一只手,吃力地想要辨认眼前的人,一把刀却是从他的袖中铛啷一声掉了出来。

宁颖珊看着地上那把刀陷入了沉默,显然,刚刚如果不是刘娟娟的出现,自己说不定就会被庞长泽用这把刀伤害,可也正是他,在刘娟娟开车疯狂撞向自己的时候,不顾一切的推开了自己,用生命救了她。

庞长泽也看到了地上那把刀,呵呵笑了两声,笑出了血沫:“我本想跟你同归于尽的,可是,像现在这样能死在你的怀里,或许也是个不错的结局……”

说着说着,庞长泽的声音逐渐微弱了下去,手臂缓缓的垂下,逐渐没了生息。

宁颖珊沉默地看着他,厉靳言站在一旁,默许她目送庞长泽离去。

他一面想杀了她,一面却在她生命遇到危险的时候,毫不犹豫舍身救人。这样执着而扭曲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爱呢?除了他自己,再也没有人知晓了。

无论庞长泽生前曾经与他们有过多少恩怨,随着他的死去,这些恩怨都已经灰飞烟灭。

而伤人的刘娟娟则是被以蓄意谋杀的罪名带走了,他们事后才知道刘娟娟是遭到杨莫的报复导致流产,本想去医院,却在路上看见了争执中的两人,当即就昏了头,不顾一切地撞了上去。

当然这一切都不能成为她蓄意谋杀的理由,她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自己应有的代价,受到法律的惩处。

宁颖珊安葬了庞长泽,在葬礼那天,亲自在墓碑前放了一束花,从此再也没有来过。

一切都尘埃落定。

三年后。

“葛格,等等窝……”一个玉雪可爱的小姑娘跌跌撞撞地跟在一个比她高出不少的小男孩后面,小男孩走得越来越快,眼见要追不上了,小姑娘奶声奶气地喊起前面的男孩,让他等等自己。

“叫你出门慢吞吞的,厉安安,你可别忘了,我们还要给妈咪做花童的,迟到了可怎么办!”那男孩板着张小脸,凶巴巴地训斥妹妹,脚步却是逐渐放缓下来,伸手抓住妹妹的小肉手,还顺势捏了两把:“好了,哥哥牵着你走,我们加把劲,很快就到了。”

厉安安乖乖地点点头,眨巴着那双圆葡萄似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道:“我资道惹,安安听葛格的,谢谢葛格……”

“知道就好!”宁小君被妹妹崇拜的目光看得心情愉悦了不少,牵着妹妹加快了步伐,好在还没走多久就有人出来接他们了。

看见短手短脚的厉安安还跟在他屁股后面慢吞吞地“挪动”,急的上前两三步,一把把厉安安抱了起来:“我的两个小祖宗诶,你们怎么还在这,婚礼要开始了!”

厉安安被抱住后奋力挣扎:“放窝,下来,葛格说要牵着安安走……”

来人知道厉安安平常最听宁小君的话,只得苦笑着向宁小君求助,宁小君发话说安安自己走还是太慢了,可以让这个叔叔带她过去,厉安安这才停止了挣扎,乖乖被抱到了现场。

婚礼果然已经快要开始了,宁小君看到已经穿好了婚纱,盛装打扮的宁颖珊眼前一亮,兴奋地跑了过去:“妈咪今天好漂亮!”

身后被放下来的厉安安也跟着帮腔:“妈咪,漂亮!”

宁颖珊失笑,挨个摸了摸自己这一儿一女的小脑袋:“怎么来的这么晚?”

其实是厉安安出门时动作太慢,不过宁小君作为哥哥,毅然的把责任揽在了自己的身上:“是小君走路太慢了!”

宁颖珊看见着急地挥舞小拳头要为哥哥辩护的厉安安,对真相心知肚明,扑哧笑道:“好了,婚礼要开始了,两个小花童,还不赶快准备?”

两个小的被人领下去了,宁颖珊看着镜子中身着华丽婚纱的自己,一时感慨万分。

本来这场婚礼早就该举办了,但是她一直坚持,要等厉安安再长大一点,她的两个小宝贝都能亲自出席她的婚礼的时候再举办,这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婚礼即将开始,请新郎新娘入场!”宁颖珊在原地发了许久的呆,直到听见司仪来叫人了,才恍然发现已经快要到时间了,这才向门外走去,她的两个儿女扮成了小王子小公主,一只手给她提着裙子,一只手拿着花瓣撒向四周。

她在盛大的音乐声中走向那个心爱的男人,他今天看上去也是英俊极了,她挽起他的手,听他在耳边轻轻地道:“珊珊,你今天真美。”

到了台上,她环顾四周,台下都是她亲近的朋友,她心爱的儿女,连厉母今日也舒缓了脸上的皱纹,笑得喜气洋洋。

“厉靳言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宁颖珊小姐为妻,从此之后,无论贫穷或富贵,疾病或是健康,都爱她,照顾她,永远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

厉靳言坚定地道:“我愿意。”

“宁颖珊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厉靳言先生,从此之后,无论贫穷或富贵,疾病或是健康,都爱他,尊重他,永远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

她听见自己说:“我愿意。”

她似乎在窗外云中看见了花开,又听见了孩提时期爸妈那熟悉的爽朗笑声。

于是她也笑了。

爸爸妈妈,我一定,一定会幸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