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攻妻入怀:厉少老婆要乖乖

第二百八十五章 越来越孩子气了

  

  宁颖珊:“……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那年轻人眼珠一转,道:“夫人的决策肯定是英明的。”

“陈林怎么派了你这么个油嘴滑舌的家伙。”宁颖珊失笑,年轻人挠了挠脑袋,无辜道:“总裁说杨氏和何佳那边他会去查,让我留在这里听夫人的吩咐,我就是个来帮您传话办事儿的,口舌可不得机灵点么!”

经这么一打岔,宁颖珊心中的怒意也冲淡了些许,摇摇头,笑道:“你叫什么?”

“刘平,夫人您叫我小刘或者小平都行。”

“行,小刘,那你之后便跟着我吧,不用叫我夫人,喊宁姐就行。”

“是,宁姐!”小刘笑嘻嘻应道,宁颖珊想起什么,问道:“对了,你刚刚说何佳她最近在接触剧组的工作人员?”

“是。”刘平答道:“不过她接触的都是曾经在您那里工作后又被她撬走的那批人,本来电视剧都拍完了团队也解散了,最近却忽然频繁走动起来。”

宁颖珊若有所思:“是那群人的话,帮她做事也不奇怪。她之前几次针对我本人的谣言都没多大成效。如果我没猜错,她下一步,是要往我的作品上泼脏水了……”

刘平好奇道:“宁姐,那您打算怎么做?”

宁颖珊淡淡道:“左右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敢对我的作品伸手,就看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吧。”

是夜。

“什么,你说伦可跑了?”

宁颖珊诧异地看着厉靳言,厉靳言淡定地点头:“她逃跑也正常,她如今已经彻底暴露,陈林还从她家搜到了杨氏的犯罪证据,消息一旦传出去不管真假,杨莫都不会放过她。”

“她跑了你怎么还这么淡定。”宁颖珊迷惑地看着面色平静的厉靳言,厉靳言笑了:“我说了,不止我在找她,杨氏,甚至是已经隐藏起来的庞氏也会去找她。她一直自己躲着他们便罢了,若是心存侥幸,自己找上门去……”

“与虎谋皮,绝没有好下场。”宁颖珊已经明白了:“也就是说,我们什么都不用做,他们自己就会自食恶果。”

“对。”厉靳言点点头,揉揉宁颖珊的脑袋又捏捏脸,夸奖小朋友似地道:“珊珊真聪明。”

宁颖珊报复性地捏回去:“厉靳言,你逗小狗呢?”

厉靳言一张俊脸被扯的变形,却仍然一本正经道:“家里养了你和小君安安,养不起小狗了。”

宁颖珊被面前哭穷的厉大总裁的脸皮之厚给震惊了:“所以呢?”

厉靳言面不改色:“所以珊珊要补偿我,没有小狗揉,只能揉珊珊。”

“去你的!”宁颖珊直接一个枕头砸过去:“你才是小狗呢!”

厉靳言将枕头撇开,对着宁颖珊将衣领往下扯了扯,露出几个鲜明的痕迹,脸上也透出些笑意:“这么爱咬人,还不是小狗?”

宁颖珊脸一热,恼羞成怒道:“闭嘴!”

厉大总裁乖乖闭上了嘴,只是手还放在衣领上,明晃晃地亮着那鲜红的咬痕,神情无辜。

宁颖珊被厉靳言看得面色烧红,心一横,索性直接压了上去:“既然要被咬,那就咬给你看!”

厉靳言顺势将人揽进怀里,嘴角还噙着笑意。

宁颖珊说是要咬人,实则也不舍得下重口,只胡乱啃了几口,厉靳言只觉自己养了只精贵的猫儿,任性地在怀里“胡作非为”,小爪子却不划伤他半分,只挠的人心头发痒。

厉靳言目光逐渐变得幽深起来。

宁颖珊看厉靳言表情就大概猜到他在想什么,俏脸莫名更热。

怎么在这家伙这里,越来越孩子气了呢?

……

“杨氏的偷税以及其他犯罪证据已经报给警方了,警方表示会尽快处理,如果属实的话,杨氏一个再次倒闭的结果是跑不了了。”

陈林难掩激动,毕竟这桩事情是他从头到尾负责的,若是杨氏真倒了,对他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功劳。

只是若要论起最大功劳,还得是那位已经下台的伦.前副总,毕竟这击垮杨氏的把柄可是她亲手整理搜集的,只是最后为他人做了嫁衣。

厉靳言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让陈林继续跟进,又问道:“伦可找到了吗?”

陈林摇了摇头,有些困惑地说道:“没有找到,不仅如此,还彻底失去踪迹了。”

须知之前追查伦可的过程中,多少会找到些蛛丝马迹,只是顺着找过去时伦可往往已经闻风而逃了。

而如今,伦可的踪迹却是彻底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中,整个人像是突然从人间蒸发了一般。

厉靳言若有所思,又问了陈林几句,基本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开口道:“行了,伦可的事情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只安排几个人注意些就行,剩下的全力放在杨氏身上。”

“啊?”陈林不明白厉靳言的用意,厉靳言薄唇微勾,意味不明地道:“现在恐怕不是我们找她,而是她想方设法地想找到我们了。”

陈林被厉靳言的话弄的更加摸不着头脑了,可厉靳言却也没有解释的意思,陈林只得将疑惑放进心底,老老实实地开始报告下一桩事情来。

“您让我盯着的夫人的事传来消息说……”

厉靳言正了神色,专心听陈林汇报,没有人再去关心伦可的动向。

伦可躲在一个垃圾桶后面。

她蓬头垢面,身上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沾上了污水,又湿又脏地贴在身上,原本高傲的她却顾不得这些,只能像个乞丐一样躲在一条小巷的垃圾桶后面,听着外面的动静瑟瑟发抖,眼中恐惧万分。

她后悔了。

那日陈林走后,她发现家中的那份载有杨氏把柄的真正机密文件被陈林带走了,她如今已经被厉靳言彻底厌弃,若是厉靳言又用她手上拿走的这份东西对付杨氏,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得知消息后的杨莫会对她做什么。

伦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必须逃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