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世 人到二十

第340章:五十万

人到二十 夜色下的写手 5242 2020-11-21 12:41

  

  我姑和我姑父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看了看我和我妈还有我小姨之后开口问:“那现在到了什么情况了,开始转移了没有,早期中期还是晚期?”

“这一点医生还没有明确说,等他醒了之后再做进一步的检查!”我回答。

谁曾想我刚说完,我姑父继续说道:“还没有确定不是,不会的,咱哥身体那么硬了,怎么可能会得癌症呢?”

我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我不想再继续待下去,所以转身便走到楼下。

我知道癌症的可怕,从最开始的宋怡,到孔雪的父亲,让我知道没有一笔巨大的存款是不可能支付得起费用的。

也让我知道癌症患者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心才不可能存活的。

患者的心态更是取决于我们家人。

简单点,一个癌症患者有没有一个好的心态就看他的家人有没有一个好的心态。

如果我爸确诊为肺癌的话,我们第一步需要做的就是筹钱。

而我身上除了宋怡的一笔钱之外,存款不超过五位数。

想到这儿,我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废物,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躺在病床上,但不能为他做些什么。

所以我决定,如果我爸真的确诊为肺癌的话,那我将会用宋怡那笔钱来为我爸看病。

虽然没有道德的,但我是真的无能为力。

“郝帅。”

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扭头一看,发现冉菲拎着包包走了过来。

看到她,我突然有种想要躲避的感觉,刚想转身便被她叫住了。

“怎么回事,看见我还怎么就逃跑了呢?”冉菲冲我问道。

“没有,刚才没注意。”

“我说你怎么回事儿,怎么突然间辞职了呢?还有,这么晚了你在医院干什么,你生病了?”

“没有!”我想隐瞒她,但却不知道怎么隐瞒,以至于让她很轻松的发现了我的不对劲。

“郝帅,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我真的没。”

其实如果冉菲想要帮我的话,我还是想拒绝的。

毕竟我和她多长时间之前还是上下属关系。

冉菲看我想走,迈步走到我的面前。

“不对,郝帅,你肯定有事瞒着我,说吧,什么事儿,你放心,只要我能帮上忙的,就一定会帮助你!”

我本来不打算告诉她,但就在这时,我小姨的声音响了起来。

“郝帅郝帅,你爸醒了!”

我有些无奈,在看冉菲,满脸疑问道:“叔叔我怎么了?”

没有时间回复她,转身便和小姨一起跑进了医院,但我却没想到,冉菲也跟了过来。

“你爸已经找到了病房里,整个人看起来还不错,不知道医生检查的结果怎么样?”

“癌症这件事情我们谁都没说,想着再准确结果没下来之前还是不要告诉他!”

“行,我知道了!”

“哎,郝帅,后面那姑娘是谁?”小姨往后瞟了一眼,随后有头从我继续说道:“郝帅呀,其实这件事呢,也不该我管,但小姨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也知道,今天既然碰见了,那我就和你说道说道!”

“咱们的家庭条件就是不普通的,没有钱,所以在找对象呀就得找那些门当户对的,我承认有时候仅仅是所谓的什么爱情会让他们在一起,在那只是极少,你像后面那女孩,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那小手细的一看就没干过农活,所以郝帅,我的意思你能听懂吗?”

“小姨你误会了,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之前是他的司机,刚才也是偶尔碰见!”

小姨又往后瞥了一眼,最后点点头说:“既然这样那就好!”

我们一起来到了病房,就见我爸躺在床上正和我妈说话,时不时的还小闹一下,但我妈不像之前那样,而是一直附和着。

“爸感觉怎么样?”

“嗨,好着呢,我就是过马路太快了,幸亏那辆车刹车刹得早,要不然我这小命儿就……”

“救什么,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别说丧气话。”

“对对对,不说了,不说了!”

“对啊,郝帅,你别在这儿了,让你妈在这就行,你赶紧回去,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

我爸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性格,还像以前那样。

“我说姐夫你也真是的,这当爸的出了事的孩子想过来陪陪你,你这还就让孩子走,好像二十多岁了,想尽这一份孝心,怎么你还不让啊?”

“哈哈哈,那我就是太高兴了!”

“叔叔阿姨好,我是郝帅的老板叫冉菲,你们叫我菲菲就行!”

突然,冉菲手提两箱东西走了进来,这让我猛然一惊。

“哎哟,那赶紧快坐,快坐。”

一看到有钱人来了,我姑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让位置。

“不麻烦不麻烦,我今天过来就是看看叔叔怎么了?”

我爸连忙从床上坐起来,冲冉菲摇摇头:“没事儿,就是过马路的时候出了点小状况不碍事,你看郝帅这孩子还是麻烦您过来一趟!”

“嘿嘿,这是我刚才在医院碰见了,想着过来看看!”

冉菲聊了一段时间,王主任拿着病历本就走了进来。

“怎么样老郝,感觉怎么样?”

“王主任,我这没啥事,啥时候能出院?”

这一刻病房里的所有人都看向了王主任,我内心非常紧张。

“再等两天,你这再观察两天,观察两天之后没啥事就能出院了!”

王主任说我看着我:“郝帅,你和你妈出来一趟,我和你们说一下注意事项。”

我站在病床边上呆呆的看了一眼,我妈随后我们便一起走了出去。

此时的我就觉得像是被宣判死亡一样,站在王主任身后不敢询问他。

来到办公室我妈开口问道:“王医生他他怎么样?”

就见王医生脸色突然间暗沉了下来,这让我更加确定了结果。

“通过结果来看我的判断是没错的,你家那位目前是肺癌中期,幸亏发现得比较早如果这一年打到了晚期,那治疗就增加了一定的难度,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你们要感谢这场车祸!”

“中期,中期治愈的比例有多大呢?”我赶紧又问了一句

“这一点你们放心,这个比例还是很大的,通过化疗放疗,大概将近一年的时间就可以痊愈。”

听王主任这么说,我和我妈也松了一口气。

“那,那王医生那这个费用上怎么来讲?”

王医生深深的叹了口气,摘掉自己的金丝边眼镜看着我和我妈很认真的说道:“你们也都知道,一旦患上癌症,那就说明要把自己的家底儿掏干,你们还好你们掏钱很有存活的可能,有的癌症到达晚期的患者,他们花钱在最后还是不行,至于这个费用,五十万起步,至于到底能是多少,那得看他的治疗情况来决定。”

“五十万!”

我亲眼看到我妈听到这个数字以后双手颤抖了起来。

五十万对于我们这个家庭来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对于我们村里的人来说就相当于发财。

但农村发财的能有多少呢?

大多数的普通家庭一年都有可能存不了五万块钱。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你们看找个时间怎么和他说一下要不然我和他说,你们如果决定要治那就赶紧去准备钱,我这边开会为拟定治疗方案。”

“行,谢谢了王医生。”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我搀扶着我妈,可以感觉到他到现在还有些颤抖。

“五十万,郝帅,五十万呢!”

我妈自言自语的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