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深城旧梦秦佔闵姜西

第1679章 意料之外的注定

  

   丁叮自顾从荣一京怀里退出,抹掉眼泪,平静的道:“京哥,我想这件事儿已经想了很久,不是一时冲动,也不是因为单独的某件事儿心情不好,更不是要求你一定要改变什么迁就我,我就是想通了,想换个生活方式,别拖着你…别害人害己。”

丁叮生怕荣一京误会,又怕自己解释不清,但她不知道,荣一京的点在于第一句,她说,我想这件事儿已经想了很久。

很久是多久?从他察觉到异样开始,还是更久之前?心口说不出的滋味,荣一京一时也难以分辨,他的难过到底是对自己不够敏锐的失望,还是曾经信誓旦旦的笃定,丁叮绝对不会离开他。

他看得出丁叮的自卑和不大聪明,但直到这一刻才惊觉,他才是过于自信和自以为是的那个。

荣一京沉默,丁叮急于解释:“京哥,我真的没有想要逼你跟我结婚的意思,你早就告诉过我,你不会结婚,我亲耳听到,也亲口同意的,我就是想说,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你对我很好,但我没办法给自己更多安全感,我怕再这样下去,我的心情会影响到你,我不想大家认识一场,情侣做不成,到最后连朋友都不是……”

她红着眼,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荣一京喉结微动,开口说:“我知道。”

丁叮的目光那样清澈,即便隔着眼泪也是黑白分明,荣一京看着她,轻轻勾起唇角:“我明白你的意思。”

丁叮不知所措,到底垂下视线,低声道:“我真的很讨厌自己,有时候甚至比从前还讨厌,学习上的东西再难,只要多花点儿时间还是能搞懂,但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我最不想让你不开心。”可她到底还是让荣一京不开心了。

荣一京下意识的抬了下指尖,其实他是惯性想摸丁叮的头,但手指动了一下,手没有抬起,他坐在她对面,温声道:“你做的没错,如果有人让你不开心,就该让那人离你远一点。”

丁叮心里翻搅,本能的摇头:“不是你让我不开心……”是她自己的问题。

荣一京说:“不用把所有问题都揽在自己身上,朝令夕改都是常事,人本来就是会变的,刚开始不想要的东西,不代表现在不想要,更何况你想要的都是情理之中的东西。”

说罢,荣一京沉默片刻,“我现阶段确实还没有组建一个家庭的想法,也没法跟你保证什么时候会有,两个人相处最重要的就是坦诚,你坦诚你想要的,我坦诚我能给的……对不起,我现在还不想结婚。”

这一刻,丁叮心里的感觉不是疼痛,而是如释重负,像是等了好久,终于等到石头落地的声音,她连忙点头:“我知道,我现在也没法结婚,我无条件尊重你的所有选择,无论现在的还是将来的,不管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都永远支持你。”

她认真的模样像是粉丝对偶像,又像是信徒对神明,荣一京心口猛然一揪,唇角惯性勾起,终是没忍住,抬手揉了揉丁叮的头,却是第一次,一个字都没说。

丁叮仿佛感受到荣一京笑容背后隐藏的情绪,虽不能确定,但心已经先一步开疼,眼泪浮上眼眶,她迅速别开视线,也因此没有看到荣一京眼底清楚的失落。

不知过了多久,荣一京温声道:“不要哭了,把话说开就好,就算不是男朋友,我也是好朋友啊。”

丁叮闻言抬起头,“嗯,我们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荣一京心口又揪了一下,他知道丁叮不是故意的,可他还是被一辈子戳到,说起天长地久,他从未在爱情上幻想过,丁叮算是某种程度上,他第一次尝试想要跟人谈一辈子恋爱的人,可最终仍旧免不了这样的结局,怕不是报应吧,让太多人失望,所以他也注定不能如愿。

心底的酸涩逐渐蔓延到喉咙,荣一京表情平和的说:“你是因为我才想出国学习吗?”

丁叮想了想,直言道:“算是,但也不全是。”

荣一京说:“要是单纯为了躲我,不用跑那么远,等你什么时候心情调节好了,我们再碰面。”

丁叮道:“你千万别这么想,我不是为了躲你,恋爱嘛,合适就在一起,不合适就分开,就像你说的,我们之间又没有谁出|轨对不起谁,见面尴尬的问题,就是学校正好有这个机会,我也想试试离开你们,我能不能一个人把生活和学习管理好。”

荣一京说:“好,既然你已经做好了规划,我不多给你建议误导你选择,什么时候走,我送你,别说不用,不亲眼看你安顿好,我也不放心,反倒影响我做别的事。”

闻言,丁叮迟疑片刻,出声道:“那你看你最近什么时候方便,我在暑假之前哪天都行。”

荣一京:“好。”他干脆利落。

聊完这些,两人又坐在地毯上聊旁边木盒里躺着的人|体骨骼,聊丁叮最近在学校里听到的八卦和趣事,聊天聊地,一如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某一瞬间的沉默,两人心底都是一个念头,刚刚恍惚间,他们忘记了已经说过分手的话。

话题一旦断开,再续上很难,荣一京看了眼时间:“明天还要上课,早点睡吧。”

丁叮应声,收拾地毯上的东西,荣一京站起身:“不用忙,明天让人装好,到时直接打包送去国外。”

丁叮想拒绝,可转念一想,这些东西上,要不有她的名字,要不只有她能用的到,她让荣一京把这副成年男子一比一的骨骼送给谁?话到嘴边,她回:“谢谢京哥。”

荣一京:“客气,快去休息吧,明天送你回学校。”

丁叮:“嗯,京哥晚安。”

两人在客厅告别,转身走向两个房间,荣一京家里足够大,两人愣是走出了分道扬镳的既视感,各自回房,丁叮洗澡,躺在床上,刚开始都还好,总觉得心里的如释重负多过痛彻心扉,但这也只是刚开始,闭上眼睛,眼前像是过电影一般闪过诸多画面,打从她见荣一京的第一眼开始,她甚至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但她永远记得爱上他的感觉,因为这种感觉,现在还清晰存在。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