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奇幻 穿成废柴后我幸运值爆表了

第五十七章 招鬼体质

  

   那只猫一言不发,反而坐了下来。

苏赠春心脏扑通扑通跳,这种品相的猫咪,一看就不简单。

苏赠春勉强撑着坐起来,在她刚起身的那一霎那,那只猫忽然叫了一声。

怎么说,不像是猫的声音,像狼,却要更尖细一些……

苏赠春不可置信地扶住脑袋,她盯着那只猫,那只猫?在说话?

猫咪舔了舔爪子,似乎感觉到什么,它一双灯泡一样大的占满整个眼眶的深绿色瞳孔猛地一收缩,立刻又恢复原样,它低低地叫了几声。

苏赠春却听到它在说:“我主人让我来此查探,无意冒犯,主人是莱阳教的内门弟子,此次前来是为了六尾青狐,想问阁下打哪来,又要往哪走?”

说?说话了?猫说话了?

苏赠春惊得合不上嘴,她啊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我们,我们是南魏国,恭亲王府的,来这儿为了,那个,银边七韵草……”

那只猫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

苏赠春连忙后退,做出防御的姿态。猫顿了顿,低下头,似乎在表示友好:“无意冒犯……”

说完脚下轻轻一点,一道棕色身影迅速闪开,不一会便消失在深林中。

苏赠春咽了口唾沫。

一阵凉风吹过,周围的树木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一点点细雨从天际飘落,苏赠春以为下雪了,伸出手来,却接到了一些比冰还要冷的雨。

苏赠春缩回帐篷里,把帘子拉开。

今晚肯定睡不了了。

苏赠春吸着冰凉刺骨的空气,似乎鼻腔都要被冻冰了。

这鬼天气,是她遇到过最冷……不对。

苏赠春的脑海内忽然闪现出一些零碎的画面。

这里的冬天与她之前呆的大陆相似,她们这个地方,四季分明,最冷的时候滴水成冰,零下二三十度的样子,普通人裹厚实点还能熬。再往北,疆月国的北面,是一片极寒大陆,低修为的灵修者都无法在那里逗留。那里常年飘冻雪,奇特雪花的低温能在最多一盏茶的功夫把人体内的液体冻成冰块。

而这种雪有时候会南下,冻雪变成冻雨。岭万国比较靠北,她小时候就遇到过一场冻雨,就那么一小会,宫里的花草树木全部冻成冰雕。她被母亲紧紧搂在怀里,寸步不离地抱了三天三夜。

这场雪使岭万国损失惨重,北部的几座城几乎都变成了鬼城。

冻雨也导致疆月国近百年来频繁发动侵略战争——冻雪的范围在不断扩大,疆月国全体居民都搬迁到了南边,南方城市人口过于密集,居住地,粮食,水源等根本供不应求。

在南魏国的西南边境,也有冻雨?

苏赠春盯着四周的树木看了好一会,发现都没有要冰冻的痕迹,雨越下越大,那火苗反而越窜越高。

苏赠春发现火苗的根部变成了紫红色,那幽幽燃烧的,应该是焰川的火焰吧……

苏赠春慢慢地将周身的灵气运转起来,脖颈和面部的寒冷却没有一丝减少。她发现身上的这件披风似乎能抵御这种刺骨的寒冷,身上是热的,脸和脖子冰得发疼。

不愧是乙级上品的披风!

她努力把脸缩进披风里,露出一双眼睛……

睫毛挂霜了!

她干脆一头扎进披风里面。这披风她尝试着去洗,但这种摸起来滑溜溜的布料好像防水,她只能拿着刷子刷了三遍,又拿到太阳底下暴晒了几天,才收起来。不愧是宝物啊,被她这样对待,这披风还是亮澄澄的宝蓝色。

当人看不见的时候,听觉会异常灵敏。

苏赠春没有听见雨声。那种应该存在的,雨点摩挲草地的细小的沙沙声。

她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苏赠春深吸一口气,慢慢把头探出来。

雨滴很大,就像水龙头被拧得松了些,一滴滴水珠串联着往下掉,粒粒分明。

落在地上,融入土里,地上结了一层冰,却没有一丝声音。

这不是冻雨。是某种强大的灵技。

苏赠春一边打着冷颤,一边警惕地站起来:“出来吧,我已经发现你了!”

靠。不是说好了打怪升级吗?这怎么她遇到的没有一个是她这个级别的!以她目前的实力没有一个能吊打!

除了之前那条蛇……

没有人作答。

雨还在继续飘,周围一片死寂。

苏赠春双腿直哆嗦,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不一会,雨停了。就几分钟的时间。

忽然,苏赠春面对着的草丛中无声无息地浮现出来两个手握弯刀黑衣蒙面的女子。

不慌。

苏赠春吸了一口冷气,勉强咧开一个微笑:“各位,我,我们是,南魏国恭亲王府的……”

“你是谁?”右边的女人突然开口,把苏赠春吓了一跳。

对面那个女人发出的声音,就像科幻恐怖片里面毁坏的女机器人发出的冰冷嘶哑而又尖锐的诡异音频,反正听着不像是正常人能发出来的。

苏赠春僵着身子在心里疯狂地呼唤焰川,没有注意到那个女人身形一晃便闪现到她面前,一张全被黑布蒙上的脸贴着她凑过来:“你是谁?”

苏赠春的心在那一刹那提到了嗓子眼,她几乎是本能地往后倒,那个女人被黑布团团裹住的的手想抓住她,却在半空中被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弹开,就在那一瞬间一道火光从地底探出,迅速缠上那个女人的身体,紫红色的火焰猛然爆开,女人发出一阵凄厉的尖叫,几秒钟便化作一道黑烟消失不见。

苏赠春趴在地上,等她回过神来,另一个女人也不见了。

焰川站在她的身边,打量她一眼说道:“你是招鬼体质?”

“啊?那个女人又是鬼?”苏赠春茫然地躺着,好累啊,她什么都不知道?原来她不仅废柴,还招鬼吗?

“那只猫也是鬼?”

“不是。”

焰川坐下,长发落到她脸上,几缕发丝轻飘飘地划过她的脸,却没有一丝触感,就好像玩虚拟现实游戏里的NPC。

“你不用怕,就按照我让你做的去做。”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