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奇幻 叔有其表:谁动了我的玉

新文速递,凤惊天,至尊驭灵师

  

  简介:

凤鸾死时众叛亲离,没想到借尸还魂以后还是个孤寡的命。

至亲离世,孤苦无依,极品亲戚组队来袭。

凤鸾勾唇一笑,左手驭鬼,右手拈花,谈笑间团灭渣渣。

眼瞅着要走上人生巅峰,调戏小姐姐,却被一直护着的忠犬扑倒。

“娘子,保驾护航这么久,你是不是该给我点福利?”

“……”???

等等,你说清楚,是谁保护谁?

正文

东荒大陆,永宁侯府

“打,打,给打死这个废物!!。”

一个穿着水红色衣衫的女子,趾高气昂的站在不远处低喝道,眼中是说不出的得意。

痛!

凤鸾一醒来,就感觉有不少人的拳头往自己身上招呼,而自己浑身每一处都是入骨的疼痛,脑子一阵阵的发晕。

“够了!!”

适应过后,凤鸾眸光微闪,低喝出声,原本正在动手的人,听到这声音,顿住了,转头看向一旁。

“看什么看,打!出了什么事儿我担着”凤苓正得意着,见状不悦的厉喝一声。

“谁敢!!”这话堪堪说完,凤鸾冷声开口。

说着,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冷冷的看向凤苓。

“三妹妹,你确定你担得起??”

“镇国将军府是没了,但我是三皇子未婚妻,先不说,我到底得不得三皇子和圣上喜爱,只要婚约一天没解除,我就是三皇子未婚妻,那你打的就不是我,而是圣上的脸!!”

原本还不甚在意的凤苓,在听到凤鸾的话后,脸色骤然难堪起来,一旁动手的下人就更不用说了,脸色惨白一片。

“你一个连灵根都没有的废物,圣上又怎会为你出头,你当这事父亲能让它传到圣上的耳朵里??”

凤苓慌了片刻,但随即又安定下来,得意的看着凤鸾。

凤鸾最大的靠山已经倒了,父亲本就厌恶她,一个连灵根都没有的废物谁会给她撑腰,若不是因为将军府的存在,这样的废物在家里就应该活的跟条狗一样。

凤鸾闻言,勾了勾嘴角,忍着身上的痛意,两步走到那女子面前:“既然这样,那我只好自己给自己出头了!”

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腰间的织金软鞭,照着女子的身上抽了去。

女子是水灵根修者,实力相对于凤栾来说要高出好一截,凤栾能打中她也只是因为出其不意,不过两鞭子下去,女子就反应了过来,一手接住了凤栾的长鞭。

“凤栾,你个贱人,你敢打我??”女子咬牙切齿的开口。

“打你怎么了,偏要打你,有本事你打我啊”说着,手腕一翻,以一种扭曲的角度从凤苓的手中挣开。

勾了勾嘴角,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女子,凑到她的耳边,悠悠的开口:“是了,你可以打死我,只是我死了,圣上碍着将军府的面子,不想让人说将军府没了就不顾我一个孤女,让我任人欺凌,总会追究责任的,到时候,侯府自然是要推个人出来的。”

“你一个区区水灵根黄阶修者,你觉得父亲会护着你么??”

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凤苓,在听到凤鸾的话后,顿时脸色变得铁青,却也不得不承认,凤鸾说的是事实。思索间,凤鸾淡然的伸直了身子,一把从女子的手里将软鞭夺了过去,目光冷然的睃了她一眼:“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三妹妹,你可要想清楚。”

凤苓闻言,狠狠的看着凤鸾,却没敢再动,良久,冷哼一声:“你给我等着!!”

说完,带着人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2

从偏院出来,凤鸾照着记忆中的路线回了自己的院子,刚一打开门,一个瘦弱的小丫鬟就跑了过来,不是别人,正是她的贴身丫鬟叶儿。

“大小姐,你……”她话没有说完,看着凤鸾身上的脚印子,眼泪刷的下落了下来。

“大小姐他们是不是又欺负你了?他们怎么能这样……”

叶儿的话堪堪说完,就被凤鸾给打住了。

“好了,别哭了,给我打点水,我换身衣服。”

原本还在抹眼泪的叶儿听凤栾这话,连忙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看着叶儿离开,凤栾轻叹了口气,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想她凤家三十二代传人,尽然让一只鬼给算计了,如今竟然附身到了东荒大陆,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小姑娘身上。

东荒大陆强者为尊,而原主确是一个没有灵根的废物,饶是如此,凭借着强硬的后台,原主在这东荒国都也是横着走的。

只因为原主有个护短的外家,镇国将军府,府中男丁代代为将,就是皇上也要给上几分薄面的,更别说在侯府了。

然而一个月前,原主外祖,突然陨落,舅舅也是身受重伤,最后殒命,将军府上下两百口人,一夜之间,全部死绝,震惊整个东荒大陆。

将军府没了,原主的靠山自然也没了,平时那些看不惯她又干不掉她的那些人,自然要上来找一找存在感了,也就有了今天这一出。

不能修炼?没有灵根?不存在的,对她而言,灵根于她压根儿就没有任何意义。

思索间,叶儿,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小姐,水已经好了,可以沐浴了。”

凤栾闻言,点了点头,往里间去了。

木桶里,凤栾感受着那温热的水温,不由轻叹一声,身上的痛,仿佛也被这温热抚平了不少。

叶儿出现凤栾身后,看着凤栾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上,眼泪巴巴的落了下来。

“他们怎么能这么狠,若是老将军和少将军还在,大小姐怎么会遭这罪!!”

叶儿是凤栾出生时,就选在凤栾身边的贴身丫鬟,原本老将军也是有给原主安排武婢的,但原主气不过一个丫鬟都有灵根可以修炼,她堂堂侯府小姐竟然是个废人,将人给赶走了,只留下了叶儿一人。

凤栾闻言,陡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眸:“外祖和舅舅已经不在了,我们再也没有倚仗,从今以后,我们就要靠自己了。”

对于凤栾来说,任何人强,都不如自己强来的靠谱。

被凤栾这么一说,叶儿愣了愣,看着凤栾:“可是大小姐,我们…我们…”

叶儿的话没有说完,凤栾自然知道她要说什么。

无非就是他们没有灵根,是没办法变强的。

不由勾了勾嘴角:“谁说要变强,就一定要有灵根!!”说着顿了顿,转头看了眼有些失落的叶儿。

“好了,帮我找件衣服,等会儿该怕是有人要来了。”

叶儿被凤栾这么一看,愣了愣,总觉得大小姐有些不一样了啊,可到底哪儿不一样了,她又说不上来。

这样想着,叶儿甩了甩头,给凤栾拿衣服去了。

3

“孽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了。”

凤栾刚把衣服穿好,紧闭的院儿门,哐的一声被人一脚踢开了。

叶儿一听那声音,脸色都白了,警惕的看着紧闭的房门,将凤栾护在身后。

凤栾见状心中一暖,伸手拉住了叶儿的手,在她手背上拍了拍,悠悠的站了起来。

“别怕,没事。”

说话间,凤栾两步走到门前,悠悠的打开了房门,就看见一个穿着湖蓝色锦缎的中年男人,脚下生风,怒气冲冲的往这边走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原主的渣爹凤行。

看他那样,那房门是谁踢得,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了。

“不知道父亲冲冲赶来女儿闺房是为何事?”

凤栾的话,就像一瓢冷水浇在了怒火中枪的凤行身上。

急冲冲的步伐也停顿了些许,男女七岁不同席,哪怕是父女,这样明晃晃的闯进女儿闺房也是极没有礼数的,这要是传出去了,还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他们安宁侯府。

但这样的想法,不过在凤行的脑子里转了一圈,随即消逝。

“你还好意思问,你三妹妹身上的伤,是不是你打的。。”

要说凤行对这个三女儿有多疼爱还真算不上,但架不住他讨厌凤栾。

凤鸾懒懒的靠在门口,闻言,抬眼看去,就看见凤苓正一脸委屈巴巴的站在凤行的旁边,双眼通红,身上水蓝色的衣衫还有两道鞭痕,看起来好不可怜。

对此,凤鸾颔首点了点头:“对,是我打的。”

“孽女,以前你仗着你外祖疼爱,惹是生非就不说了,如今这样了竟然还敢欺负自家姐妹,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凤行看着凤栾半点没有知错的样子越发火大起来。

“如今这样?是哪样??”凤栾听到凤行的话后,轻笑一声随即肃穆的看着凤行。

凤行被她这么一看,黑着脸没有出声,显然是不愿意回答他。

凤栾可没管他什么脸色,嘲讽的开口:“父亲可是说如今外祖他们都不在了?”

这话一说,凤行恼羞成怒,整张脸黑的能滴出墨来:“孽女,你竟然敢顶嘴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说着转头看向跟过来的一众仆人,怒喝一声:“来人,给我上家法。”

“我看谁敢!!!”

凤栾厉喝一声,愣是把正准备去请家法的下人们吓了一跳,站在原地不敢动,心里莫名的觉得发怵,这大小姐比以前更吓人了啊。

凤苓正得意着,见状不由眸光微闪,一脸担忧的开口:““父亲,大姐姐肯定不是有意打我的,就别请家法了,将军府没了,大姐姐又是女儿家,家法哪里受得住,父亲你就饶了大姐姐吧”

凤苓这话看似是在给凤鸾求情,实际上却是在火上浇油,提醒凤行,将军府没了,不用担心了,同时也在给凤鸾上眼药,无非就是在府中目中无人,连妹妹都打这件事。

果不其然,凤百川在听到凤宁这话后,脸色阴沉的厉害:“还不快给我”

凤鸾闻言冷笑:“我外祖和舅舅新逝,父亲就要对我动家法,是不是看我无依无靠,就要欺负我,你可别忘了,我不仅是你的女儿,还是三皇子的未婚妻。”

说着,顿了顿,似笑非笑的看着凤行,担忧的说道:“我突然记起来,十七公主前些日子还邀我到她府上去来着,也不知道用了家法过后还能去不能去。”

4

正在不动声色给凤鸾上眼药的凤苓,听到这话,僵了僵,脸色就变得难堪起来。

凤行更是被凤鸾这话气的一梗,死死的看着凤栾,半天说不出话来,一旁的下人见状,心里倒是松了口气,看这样子,这家法是不用请了。

要知道凤家的家法乃拇指粗细的荆棘藤,若是普通的荆棘藤倒也不用太过担心,这荆棘藤却是一品灵器,长有倒钩,柔韧异常,一藤条下去都是血肉翻飞,就是男儿都未必受得住,更何况大小姐了,这一趟家法下去还去能活着都不错了,还去找十七公主。

果不其然,凤行定定的看着凤鸾良久,冷哼一声:“你好自为之。”

说完直接甩袖离开了。

凤苓见状,抿了抿唇,不甘的跟着离开了,临走时,神色阴郁的看了凤鸾一眼。

两人一走,一直紧张的站在凤栾身边的叶儿,顿时松了口气,崇拜的看着凤栾。

“大小姐今天好厉害。”

凤栾哑然:“本小姐只有今天厉害,平时不厉害了?”

叶儿点了点头,又连忙摇头:“大小姐平时也厉害,但今天更厉害。”

平时大小姐只要生气就会打人,但有时候分明不是大小姐的错,别人也觉得是她的错,但是今天不一样,大小姐三言两语就让那个侯爷吃瘪,简直不要太厉害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不用解释。”

叶儿的话,凤栾自然明白,事实上,与其说原主嚣张,不如说她自卑,自卑自己是个废物,才用武力,跋扈来掩饰,维护自己的尊严,但脑子又太过简单,轻而易举就让人挑起了怒火,才有了张扬跋扈,目中无人的传言,然而眼见的又有多少是真的呢?

叶儿闻言点了点头:“大小姐,叶儿给你上点药吧,否则明天会更痛的。”

说着,轻车熟路的跑到自己的房间,拿了一瓶药酒出来。

晚饭过后,叶儿就回房休息去了,叶儿一走,凤栾目光转向一旁的窗户外,皱了皱眉,伸手掐决往自己的双眼一抹,就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站在外面,随即又消失了。

对此,懊恼的皱了皱眉,伸手揉了揉额角,看来借尸还魂也是有副作用的,如今她这驭鬼术的威力十不存一,就是开个灵眼竟都这样困难。

这鸾园阴气这么重,灵眼不能开,那就只能借助外力了。

这样想着,凤鸾心平气和的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主仆两人吃了早饭,叶儿正要收拾东西出去,却被凤鸾给叫住了。

“叶儿,你知道哪里有柚子树吗?我要柚子叶,实在不行,牛眼泪哪里能找到,找牛眼泪也行。”

开灵眼能见鬼魂,与鬼魂沟通,和阴阳眼只能见鬼魂不同,对凤鸾而言,牛眼泪比柚子叶要难找得多,效果还不如柚子叶显著。

“柚子叶??”叶儿闻言,顿了顿,怪异的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唇:“柚子叶,将军府就有大小姐忘了吗。”

叶儿这么一说,凤鸾顿时恍然,她虽然接受了原主的记忆,但她脑海里更多的确实属于自己的记忆,这些自然也就没那么上心了。

这会儿叶儿这么一说,她也想起来了,原主母亲爱吃柚子,但这里的柚子极为难得,都是从落霞森林里摘出来的,原主舅舅那是个妥妥的妹控,愣是从落霞森林里挖了一颗柚子树出来种在将军府里。

如今将军府是没了,但那颗柚子树肯定是还在的。

思及如此,凤鸾摇头。

“没忘,你出去吧,我出去一趟。”

说完,凤鸾起身出门去了,叶儿原本想要跟着的,但一想到还有不少事儿等着自己,只得作罢了。

从侯府出去,一路上有不少人对着她指指点点的,除此之外,倒也没有其他什么事发生,在临近将军府差不多两条街的时候,凤鸾陡然陡然停了下来。

看着将军府的方向,凤鸾不由皱了皱眉。

隔着这么远,凤鸾就能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阴气。

附上新文链接http:///book/92972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