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奇幻 神凰不为徒

第202章 我喜欢你

神凰不为徒 寞然回首 3817 2020-06-29 08:46

  

  清风明月两人,只是心思单纯,但不是真的傻。

两人后知后觉了,但总算把事情还原了个七七八八。

本来那日秦朝云将《星影丹经》送到葛长老手中,又说在这本书之外,通天阁云圣女手中,还另外藏有一本关于灵植、灵药培育、保存方面的书籍,但是云圣女说,这本书只能分享给全心全意给人族服务的人。

意思再明确不过,那就是葛长老跟着她走,就能得到这本书。若是不肯走,就得不到。这诱惑,简直了。

葛长老面上沉稳,心里早就心动一万分。他又不姓玉,为什么要给自私的玉家卖命?他也有自己的原则、追求和是非观。

只是他还想做一件事,才没答应的爽快。反而要秦朝云帮他完成一个小小心愿。

秦朝云也没想到,堂堂灵果园的葛长老,心愿竟然是让自己的弟子打败一次海棠夫人的弟子。

很幼稚。她不想答应,她不想拜师!

可。葛长老很坚持,也说了:“我知道你天赋异禀,资质远在我之上,或许已经有了更强的师傅,就算没有,也看不起我这种人。

你放心好了,我门下只有男弟子落花,并没有什么女弟子。等离了圣丹宗,你我再无瓜葛。”

“好。我答应你。其实葛长老为人师表,很值得我学习。可惜朝云已经拜入他人门下。”秦朝云虽然是不肯真的拜师,话还是说的漂亮,葛长老很满意。

最满意的还是,秦朝云说,《星影丹经》这本书,通天阁三境以上的炼丹师早就人手一本,有些二境手中也有,这本就提前送给葛长老。

那感情好,看书最重要。当然,那件事比看书更重要,他还要等一等。

清风明月两人猜不透师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去找他们的落花师弟。

秦朝云却突然得出一个可怕的推论:

“是师傅让我这么做。或许,师傅心里,其实一直放不下海棠夫人?”

“放不下我?狗PI!那个老不死的,他心里就只有那些烂果子!”谁能想到。海棠夫人在这时候造访。

呵呵,秦朝云想到了,也感应到了,所以才故意这么说。

请叫我神助攻!

海棠夫人性子暴烈如火,她今日听闻留香输了,带着徒弟过来找场子,就听到了秦朝云如此说法,忍不住发火。

“谁说我心里只有烂果子,其实我心里更多的位置,放的是你。”

突然出现的声音,突然出现的人。

一句话,就像是定身魔咒,将海棠夫人定在原地,连转头的勇气都没有。

是那个冤家的声音没错,可她怕,她怕这只是幻觉,她一转头,就什么都没有。她甚至不敢有更多表情,她怕自己失控。她现在,唯一能做得,就是放空自己,什么都不做,就不会失控。

哭?不存在的,她是骄傲的海棠夫人,怎么能因为臭男人的一句话,就流下眼泪?她可是经常教育弟子们:女人的眼泪,比灵珠更值钱,所以没有人值得我们落泪。

然而,那个该死的葛新树,又说了:

“我喜欢炼丹、喜欢种植灵药,但我更喜欢你。

奈何你出身高贵,我只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只要在圣丹宗一天,我永远都配不上你,我若将心意让你知道,就亵渎了我对你的这份喜欢。

我只想默默喜欢你,不想将这份喜欢,作为攀附的筹码。

我拼命地进步,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配得上你,能够光明正大地跟你说一句;

‘玉心棠,我喜欢你。’”

葛长老说着说着,已经从后面走了过来,走到了海棠夫人面前。

尤其是那句‘玉心棠,我喜欢你’,更是盯着海棠夫人的眼睛,认真地、像是发誓一样地说着。

海棠夫人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句话之后失控,眼泪不要命的往下掉。

说好的不哭呢?见鬼!谁让这个男人,说话比灵珠还动听呢?

“棠棠,不哭了。我最怕看你哭,因为你一哭,我的心就揪着疼,就想去看书。可是拿起书,我根本什么都看不进去。

你应该多笑,你知道吗,你笑起来很美,比那盛开的海棠花还要美。

对不起,我骗了你。我种了满园的海棠,不是为了制药,而是,看到它们我就能想起你的笑。

能守护你的笑容,能喊你一声棠棠,才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心愿。”

葛长老似乎是压抑的太久,有太多的话要说。

秦朝云、清风明月、留香这四个小辈,听得都目瞪口呆了,没想到前辈们彪起情话来,也这么吓人啊?

不,他不是擅长说情话,只是内心压抑了太久,太久,总算说了出来。他喜欢她,她能感觉到,所以才一直无理取闹、纠缠不休,就是为了等他一句回应。

如今两人都青春不再,却不会太晚。感谢云曦大陆的灵气,还能让他们至少再活百年岁月。若是能相伴百年,那也不错了。

只是,葛长老说的没错,这里是圣丹宗。就算海棠夫人与家人决裂,改名海棠,可她是玉家人,终究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难道,葛长老终于想通了?

“混蛋,你闭嘴!我讨厌你,我不想听!你就是想报复我,就是想让我难堪,你满意了吧?你根本不会娶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葛新树看似老实,心里最看不起我们玉家的婚姻,更不会依附与我。

你这个混蛋,我早就说过,我已经不姓玉了,你带我走,天涯海就我都随你去。可你,就是不肯!那你现在是怎样,你现在要我怎么办?”

海棠夫人也压抑了太久,她已经无法保持站姿,蹲在地上哭得更凶了。

好在看戏吃瓜的秦朝云很有眼色,及时给留香递了个木板凳,留香放她师傅身边,让师傅坐下。还轻轻抚摸她的背。

留香还不太懂爱情是什么,但师傅爱的很辛苦,但今日,又觉得一切都是值得。这种又酸又涩又甜的奇怪感觉,就是爱情吗?

留香下意识地看向秦朝云:落花师弟他,泡的茶很好喝呢,人也很温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