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仙侠武侠 师尊,你徒弟又双叒叕闯祸了

第五百七十三章 过我们的小日子

  

  许是感受到了一道清冷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小槐的心情一时间有些沉重。

她能够从白泽的眼里感受到那一丝犹豫和倔强,她无奈苦笑,道,“你是打算了结我吗?”

闻言,白泽收回了神色,认真道,“你想要我救你吗?”

两人对视的一瞬,小槐的心只觉得漏跳了一拍。

回想起之前白泽差一点就要掐死自己,小槐无奈苦笑。“你其实不想救我的,对吧?”

“嗯,你说的有道理,我的确不想救你。只是,我知道你不该死。”

白泽话说的认真,小槐只是看了眼白泽,目光令人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见小槐如此,白泽的心情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泽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小槐无奈,她主动开口:“我只是觉得你若是不想救我的话,大可不必来看我。”

白泽不打算和小槐说些什么,而是选择沉默,随后将人打晕。

翌日一早,花溪来看小槐的时候,小槐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

见花溪主动来找自己,小槐的眼底闪过一抹令人意味不明的神色。

花溪来到小槐面前,目光带着几分柔和,主动道,“看来你身体的情况还是很不错,昨天白泽给你医治了?”

闻言,小槐点头,面露苦涩,“他对我早已经恨之入骨,只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救我。”

“因为他是医者。”

花溪与其认真,小槐觉得花溪的话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花溪,对不起。”

花溪没有想到小槐会说出这句话,在她的印象里似乎小槐不是那种轻易就会妥协的人。

“你先好好休养吧,不要想太多。”

“你……”

小槐还想要开口说点什么,花溪却不打算说些什么,反而打算转身离开。

却不想小槐主动开口:“花溪姑娘,你可以帮我吗?”

闻言,花溪的脚步一顿,她下意识看向小槐,道,“你要我如何帮你?”

“我想离开这里。”

花溪的眼底闪过一抹惊讶,道,“小槐姑娘,你现在的身子不是很好,你需要好好休养,待到时机成熟后,我会帮你的。”

小槐没有想到花溪会答应自己,在她目光的注视下,花溪缓步离开屋子。

此时的白泽正在院子里为小槐熬药,听到身后的声响,白泽没有转身去看向来人。

花溪来到白泽的身后,目光在白泽的身上来回打量,调侃道,“你昨天还说不会救小槐,怎么今天突然就开始给小槐熬药了?”

面对花溪的调侃,白泽没有去看花溪一眼,反而道,“你不是说过,我是医者,所以小槐作为病人,我应该医治她,不是吗?”

白泽的话说的理直气壮,花溪却笑道,“抱歉,昨天我当着你的面质疑你对我表姐的爱,我很清楚你是爱她的。”

同花溪对视的一瞬,白泽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光亮,花溪继续道,“白泽,小槐她或许打算是要离开,其实我想帮她,不过我还是要问问你的意见。”

闻言,白泽的眼底闪过一抹嘲讽,道,“你难道不知道吗?小槐的情况,她能够勉强恢复人形真的很不容易,倘若她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或许你我都没有办法承担后果。”

“看来,白神医真的是对病人十分认真啊。”

“你……”

白泽突然间觉得自己眼前的女子似乎在调侃他,他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花溪注意到白泽的神色变化,也没有理会白泽,反倒是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回到院子里,她就见到了行同二世子似乎在聊些什么。

见花溪出现,二世子主动道,“花溪,我已经查清楚之前发生的事情小槐也不算是主谋,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便打算同你们好好商议一下。”

闻言,花溪没有立刻开口说些什么,而是来到两人面前,认真道,“小槐恐怕很难继续恢复人形,想来就算是要定她的罪,怕只怕她也无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花溪话说的认真,了行同二世子对视一眼,他们倒是也明白花溪的话说的很有道理,如此,二世子无奈叹息,道。

“看来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小槐她自己有什么打算吗?”

“以按照小槐现在的情况,她想要恢复身体的话,可能要回到她原本的本体,也就是槐树里。”

想到这里,花溪后面的话也不打算说些什么,二世子同了行也知道如今的事情变得有些棘手。

一月后,小槐的气色变得很好,白泽端着药碗出现在小槐的面前。

见来送药的人是白泽,小槐的眼底闪过一抹惊讶,苦笑道,“我以为你是不会来见我的。”

这些时日,白泽每次喂小槐煮好药,只是吩咐其他人为小槐送药,小槐一度认为白泽是不打算见自己。

想到这里,小槐看向白泽的目光多了几分不明的情绪。

白泽冰冷的目光扫视在小槐的身上,语气更是冰冷:“我只是来例行诊脉的。”

见白泽神色冰冷,小槐的心里十分无奈,将自己的手伸了出去。

白泽只是站在小槐的面前,为小槐诊脉,见白泽的眉头紧皱,小槐似乎想到了什么,无奈苦笑。

为小槐诊过脉后,白泽看向他,语气冰冷:“你身子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想来不日便可以离开了。”

言罢,白泽想也不想便要转身离开,小槐却在一旁吼道:“白泽,你……”

不等小槐要说些什么,便听到白泽冷哼道,“我对你没有半点感情,我劝你还是不要对我心存幻想,我的心里只有白灵,永远都只有她。”

望着白泽冷漠的背影,小槐不好说些什么,心里有一种无助的感觉。

花溪来到屋子的时候就见到小槐的神色不是很好,她来到小槐身边,轻声道,“我听说你身子已经大好了,接下来打算怎么样?”

闻言,小槐无奈苦笑,“想要如何安排,就如何安排吧,我现在一切都听你的。”

小槐看向花溪,花溪知道小槐的心情不是很好,劝慰道,“其实我倒是觉得你回到槐树本体的话,对你来说也是很好的。”

“嗯,我知道。”

小槐不打算继续说些什么,她反倒是觉得如今自己的情况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是无奈。

不过,离开,或许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吧。

却不想花溪主动道,“明日我便带你回去。”

“真的?”

“嗯,所以你若是舍不得他,我可以帮你,你们总是要做一个告别的,不是吗?”

闻言,小槐的情绪波动有些大,她看得出来花溪是真的为自己好,想到这里,小槐忽然笑了。

她似乎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笑了,仿佛这一刻一切都变得轻松了很多。

是啊,她可以从白泽的身边离开,这或许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吧。

想到这里,小槐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花溪看得出来小槐的情绪,没有说多余的话,只是等着小槐答复她。

最后,小槐还是选择妥协,“罢了,恐怕他也是不想见我,我和他也没有必要做一个告别,不是吗?”

“也对。”

翌日,花溪同了行准备带着小槐去往深山,却发现白泽已经离开了二世子府,还留下一封书信。

在书信里,白泽提出自己打算要去过游山玩水的日子,花溪特意看了眼小槐,她自然知晓小槐的心情不好,也不打算说些什么。

他们一起来到深山,小槐看向自己的本体,眼中的神色让人说不出来什么。

花溪看向她,主动问着:“准备好了吗?”

“嗯。”

小槐点头,转身看向花溪同了行,道,“保重。”

“好。”

目送着小槐离开,花溪的心情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了行伸手搂住花溪的腰,柔声道:“溪儿,接下来我们打算要如何?”

花溪转身看向了行,调侃道,“你打算如何,我们就如何,怎么样?”

见花溪如此,了行认真道,“溪儿,你可愿意同我寻一处世外桃源,过我们的小日子?”

明白了行的意思,花溪反而笑意盈盈地看向了行,“可若是我不想同你过我们的小日子,你要如何?”

“你……”

了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会花溪不打算和他在一起吧?

花溪始终在一旁注意着了行的神色变化,她继续道,“不过还是要看你的表现,若是你表现好的话,我倒是不介意陪你。”

“溪儿。”了行目光灼灼地看向花溪,柔声道,“溪儿,我对你的心意,你不会不知道的,对吗?”

两人对视的一瞬,花溪眉眼间满是温柔,伸手握住了行的手,柔声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了行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花溪索性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道,“你不是说要带我寻一处世外桃源,过我们的小日子吗?”

“嗯,过我们的小日子。”

了行伸手牵着花溪的手,两人相携着离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